Asuka千帆

In me, the Tiger sniffs rose.

 

《We Remain》Chapter 6.

Chapter 6. 酒与森林

 

Legolas总是随身带着父亲在成年礼上赠给他的双刀,紧贴着盔甲的刀鞘就像父亲落在他背上的手心。在漫长的,与黑暗对抗的岁月里,他枕着这副双刀在潮湿的沼泽与阴冷的洞穴中熬过漫漫长夜,生动的夜与深沉的梦交织在一起,就像依然依偎在父亲怀中。

 

幽暗森林的王子对兵器有一种源自天性的亲近,也许是因为尚在襁褓之中便被身披盔甲的国王抱在臂弯里。Thranduil记得很清楚,精灵女佣们环簇在他身旁,他身上带着战场的血腥与硝烟,几乎是笨拙的从摇篮里抱起那个小小的婴儿,一直哭闹不停的小王子用力抓住了国王的手指,就像那是属于他的珍宝,蛮不讲理的占为己有。战士的手指,粗粝有力,国王一动也不敢动,王子眨了眨眼睛抓紧了他中指上的戒指。坚硬的金属与珠宝,代表国王的荣誉,在他臂弯里的小王子似乎终于心满意足,眉开眼笑。

 

他身边的精灵们纷纷送上祝福,他们说,他会是中州大地最美的孩子,会是幽暗森林最强壮的战士。而国王什么都没说,他无暇顾及其他,只是低着头看着王子与他相似的蓝眼睛。对于精灵而言,他们被漫长的时间折磨,似乎所有的感情都变得稀疏淡泊,他已经不记得上一次被这种巨大的喜悦包围是在什么时候,又或者,其实在他漫长的一生中,从来没有什么能够与此时此刻的喜悦相比。他笑着低下头去亲吻他的额头,小王子倔强的抓着他戴戒指的手指,Thranduil想也许自己可以这样看着他一整天与一整夜,他是这样幼小,美丽,珍贵又易碎。

 

Legolas就这样抓着父亲的手指心满意足的睡着了,国王低下头去亲吻王子毫无防备的酣甜睡脸。那一刻Thranduil真正意识到,原来在这个世界上,他们是彼此仅有的唯一。

 

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伴随着恐惧的阴影盘桓在他的心头。 

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恐惧,但是他很清楚,巨大的幸福总是伴随着深深的恐惧,因为越幸福越害怕失去。很久很久,他都不再有什么害怕失去的东西。直到他的孩子来到了这个世界。

 

黑暗日益侵袭这片森林,精灵王固执的寻找着永恒的光芒,星光,月光,白色的宝石在黑暗的山麓散发的光芒,因为他固执的想为他的孩子点亮这个世界。

 

年幼的Legolas并不懂为什么溺爱他的父亲在训练场上会变成另一个人,严肃,严格又严厉。因为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训练场只不过是另一个游戏场。

 

他第一次出现在密林侍卫们的面前时不满十岁,那是他生日之后不久的春季午后,大半个幽暗森林的战士们等待国王和王子的莅临。国王的麋鹿优雅的低下头,小王子兴高采烈蹦蹦跳跳的跑到训练场上,他身边的女佣生怕王子受伤,他接过侍卫队长递上来的剑,人群便已经开始为他欢呼,他转过身去骄傲的看着他的父亲。

 

而平日只对他一个人微笑的国王站在他面前,面无表情,用自己手中的刀轻而易举的打掉了王子手中的剑。

 

Legolas手足无措的站在训练场的中央,四周欢呼的人群变得鸦雀无声。

Thranduil让他把剑拾起来,重新拿起剑的王子还没来得及站稳,手中的剑再一次毫不留情的被国王击落。他看着他的孩子,眼睛里全是委屈和不解。他只是说:“Legolas,记住,在这里我只是你的国王,不是你的父亲。”

 

小王子很生气,整整三天没有和国王说一句话。

 

Thranduil只好每天晚上取消密林的各种狂欢,守在Legolas床边给他讲一个又一个睡前故事,小王子一言不发,满脸写着:我还是很生气,不要以为讲故事和新王冠就能收买我。国王只能笑着在捂紧耳朵假装睡着的小王子额头上留下晚安吻,将故事书留在他床边离去。

 

等到再也听不见一点动静,蜷缩在床上的小王子翻开父亲留在床边的书。

有些他听过无数次的故事,屠龙的勇士,人类的国王,打败炎魔的精灵战士,用眼泪引诱孩子的恶魔,失去家园的族人。他想起被毒箭射中的海鸥,想起冷冰冰的死亡。

 

第四个晚上,Thranduil从书房回到寝殿时已经接近午夜,出人意料的,睡眼惺忪的Legolas抱着枕头坐在国王奢华卧榻的正中央,他双手托腮,若有所思。Legolas听见父亲的脚步声的时候抬起头来,目光明亮,坚定的对Thranduil说:我要学习弓箭。

 

国王坐在床边,将王子搂在怀里,他问他:为什么?

 

Legolas眨了眨眼睛:因为弓箭手是国王的先锋,他们确保国王的军队顺利通过敌人的防线,弓箭手又是国王的后盾,他们时刻在远处纵观全局保障国王的安全。

Thranduil笑着亲吻Legolas的太阳穴,王子不满的嘟囔着:Ada你闻起来就像一桶葡萄酒!父子两人相拥倒在床上,王子用尖尖的下巴抵着国王肩窝处最舒服的位置,一只手抓住国王戴着戒指的手指,很快就陷入了梦乡。

 

国王依然微笑着,一只手轻轻的梳理王子的金发,Thranduil想,他可以就这样看着Legolas一整夜,就像他小时候那样。

 

那天夜里国王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一个模糊的背影,但是他知道那是Legolas。他站在一望无际的星空下,远处南方的地平线上有燃烧的山脉与大地。他醒来时,窗外正下着细细密密的雨。年幼的Legolas睡在他怀里,一只手攥着他的手指。就像这是他与他之间唯一的联系。

 

他想即使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邪恶,此时此刻,他只能感到幸福。

因为他怀中的王子闻起来就像雨后的绿林。

 

TBC


  44 8
评论(8)
热度(44)

© Asuka千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