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ka千帆

In me, the Tiger sniffs rose.

 

《We Remain》Chapter 4.

Chapter 4. 国王的匕首与双刀

 

Legolas听说过很多关于Thranduil的传奇故事,他年幼时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坐在父亲的膝头和他一起翻阅那些记载历史的书籍。

 

年幼的王子总是在追问传说的结局,无论是杀敌亦或是屠龙。Legolas得到的回答永远是一个看上去遥不可及的笑容,高大英俊的国王在他睡眼惺忪的时候亲吻着他的额头,把他抱回卧室,半梦半醒时他听见父亲对他说:你就是我故事的结局,我的绿叶。

 

偶尔,国王膝头的王子会感觉到父亲隐藏在强大力量之后的,淡淡的悲伤。最开始Legolas并不知道那种挥之不去的感觉究竟是什么,他只知道那是一种像星光一样遥远又冷冰冰的情感,来自于拥抱着他的父亲。每当此时,Legolas总是竭尽全力想要用自己小小的身体去温暖父亲的胸膛,故事书被他丢在地上,他紧贴着父亲的脸颊,侧耳倾听国王有力的心跳落在他的胸口。直到他渐渐长大,那些坐在父亲膝头听故事的岁月一去不返,他才明白,那种像星光一样的冷冰冰的情感叫做回忆。而Thranduil的回忆充满了失去,失去总是让人悲伤的。

 

他想,他的父亲是悲伤的,而这种悲伤只有他才明白,只有他才能慰籍,这是继承于血缘之中的爱的本能。

 

精灵以永恒的生命旁观这个世界际遇的起伏无常,Thranduil的故事随着精灵王国的建立而成为了历史,他不再是故事的主角,而成为了一个冷眼旁观的见证者。历史并不是根据诸神的意志而创造的,反而是神的造物在被神创造之后,用独立个体的命运书写一整个世界庞杂的历史。Thranduil知道,从Legolas降生的那一刻起,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历史也将会选择他的孩子作为一个故事的角色;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并不是所有的角色都能得到诸神的眷顾。

 

作为战士的Thranduil见证过无数胜利与死亡,他经历过最悲恸的失去,无论是亲人,爱人,还是族人。他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习惯了失去而变得麻木,还是为了不再害怕失去所带来的剧痛所以才促使自己变得漠然。Thranduil曾经以为,漫长的时光最终会让所有情感变得像一把生锈的匕首,钝重的武器无法撕裂心脏。

 

他永远无法忘记Legolas降生的那一刻,风尘仆仆从战场凯旋的国王来不及脱下沾满硝烟与鲜血的盔甲,他站在雪松木质的婴儿床前小心翼翼甚至有些笨拙的将那个小小的漂亮的婴儿抱在怀里。那一瞬间他终于明白:这个孩子将会让他漫长的,被黑暗侵蚀过的生命重新充满光彩;在喜悦的同时,那很久不曾经历过的,对于失去的恐惧也再一次盘踞在了国王的心中。

 

他想,原来情感真的是一把生锈的匕首,当它刺入心脏时,钝重的刀刃只能让伤口血肉模糊。

 

Legolas的成人礼上,作为国王,Thranduil赠予了他一副双刀。每一个成年的精灵战士都会得到国王的赠礼,因为他们将为保卫密林履行战士的职责。即使是王子也没有任何与众不同,Thranduil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身着戎装的Legolas,像每一个等待父亲认可的孩子一样,他的目光热切又执着,那是一种未曾被黑暗所侵蚀过的天真的眼神,Thranduil已经不记得自己是否也曾经如此年轻过。从Legolas的身上其实并看不到太多Thranduil自己的影子。和国王不同的是,与刀相比,王子更喜欢弓箭;国王是战场上的领袖,而王子却更喜欢做哨兵与先锋;Thranduil喜欢等待进攻的时机,而Legolas热衷于创造发动进攻的机会。

 

Thranduil总是试图说服自己,这是因为Legolas还太年轻,他甚至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争,但是当然,以伊露维塔之名,他宁愿他的孩子此生不谙世事,漂洋西渡至不死之地。

 

当然他知道这是自私愚蠢又不切实际的想法。

 

这世界上有两种未来,一种是你知道它迟早都会到来,就像等待凌晨时分驶向西方仙境的白舟。而另外一种,是等待未知世界的降临,你不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只是期盼着,幻想着,迫不及待去拥抱它。对于Thranduil来说,Legolas离开幽暗森林是第一种未来;而对于Legolas来说,离开幽暗森林是第二种未来。

 

他知道那一天迟早都会到来,他只希望给予了他所需要的一切。

 

他有时也会因为Legolas的鲁莽而发怒,但是Legolas从来不害怕国王的怒火。他总是可以巧妙的避开国王的锋芒,用属于自己的方式平息父亲的怒意,或者是偷偷在父亲的书桌上留下一枝绿意盎然的新枝,或者是半真半假抱怨伤口很深,手臂很疼,脑袋有些晕。直到国王一言不发示意他到自己的身边来,剥开(大概是Legolas自己随随便便)包扎着伤口的绷带,再命人找医疗官来。最终的下场是医疗官在一旁战战兢兢的守着,国王亲手为王子包扎好(几乎已经看不见了的)伤口。

 

国王不怒自威的命令王子坐在王座上,Legolas像个孩子似的百无聊赖晃着腿。国王稍微用力捏着他的肩膀示意他坐好不要乱动,王子甩着一头金灿灿的长发朝父亲眨了眨眼睛:Ada,你的Ada也曾经这样为你包扎伤口吗?

 

眉头紧蹙的Thranduil摇了摇头:我可不像你这么容易就受伤,小王子。

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划过Legolas的鼻梁:我从来不会受伤,孩子。

Legolas一边去抓Thranduil的手一边反驳道:别说谎话了,Ada,那你怎么会包扎伤口呢?他们说你曾直面过龙的火焰,你不可能全身而退,除非这一切都是骗人的。

 

Thranduil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没有说话,这让人难耐的寂静令Legolas有些不安,他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直到Thranduil整理好乱糟糟的绷带转过身来看着Legolas,他说:在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里,我的孩子,每一天身边都有人在死去,即使是具有诸神的恩赐,死亡的速度还是太快,你不得不学会一切可以拯救生命的手段,从死亡手中抢回我们的族人,我们的朋友,我们的战士。我也曾竭尽全力想要挽救某个精灵的生命,但最终他还是离开了他为之战斗的世界。

 

银色的月亮缓缓升起,亘古不变,俯瞰着中州大地。

那一瞬间,Legolas很想像童年时一样紧贴着父亲的脸颊和胸膛。

那种像星光一样的悲伤,冰冷而遥远,让他感到恐惧。失去的恐惧。

 

TBC


  72 5
评论(5)
热度(72)

© Asuka千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