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ka千帆

In me, the Tiger sniffs rose.

 

《Nine miles from White City》Chapter 44. THE END

Chapter 44.漫长的重逢

 

Part I. interlude

 

宗像礼司曾经以为,人与人始终都只是在人生的旅途中偶遇,即使用力靠近彼此,最终所能做到的也不过是一个人赴死,一个人送他至最后一程。而现在,直到死亡降临,在这具残破的机甲上,他们依然通过Kingdom的通感流相相联系,他想,即使是在生与死的临界点,他们依然是心意相通的。周防尊会明白他所希望的一切,一个无论多么绝望的结局都没关系,至少我们并肩战斗过,至少我们共同反抗过。

 

他想起他们在神坛前许下的承诺: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他想,原来就算是死亡,也无法将我们分开。原来并不是所有誓言都是谎言,这个末日降临之后腐烂衰败的世界中尚存在着美好的东西,勇气,忠诚,信仰,浴血奋战的决心,以及珍贵的爱情与幸福。

 

什么是幸福?那些即便是在和平岁月中也是微乎其微散发着微弱暖意的火焰,遍寻不见的珍贵宝物。在短暂的人生中,他们遇到过也拥有过,一个在世界末日之前与他毫不相识的陌生人,为了生存穿越大半个地球,用124天与他相遇,住在两张单人床拼在一起的宿舍,窗外是大海,他在窗口抽烟,他在厨房修理古旧的咖啡机,偶尔偷偷喝酒,在写报告的间隙接吻,在别人眼中他们是英雄,是士兵,在彼此眼里对方是朋友,伴侣,唯一的,独一无二的存在。他们在兵荒马乱的人间,在上帝面前起誓结为伴侣,他们忙着拯救世界的同时一起饲养一只残疾的猫咪。

 

这些平凡琐碎的幸福其实是每一个人类个体竭尽全力所追求,所保护的一切。

 

周防尊拥抱着宗像的尸体,在Sirius的驾驶舱内等待最终一刻的来临,他低下头去亲吻着宗像的额角,他的血仍未冷。周防的声音很低,像是絮絮的诉说或无尽的缠绵,他紧贴着宗像的耳际,他对他说:礼司,这就是人类,这就是我们,无论有些人多么狡猾无耻自私又卑劣,总有一些人,他们在最苦难的时刻也能向着微弱的光芒努力生长。即便是在最黑暗的时刻,我们也没有放弃战斗,也没有放弃希望。

 

所以,也许,这个由人类所组成的,被KING的力量所保护,被Kingdom的能量所毁灭的世界,也许,也值得拥有属于自己的第二次机会。

 

就像我和你的相逢。

 

地球的临终时刻,巨大的红色粒子散布在空中,如同将整个世界笼罩在巨大的火焰海洋之内。随即如末日降临般那样,一道白色的,如同利刃般的光束从天而降,斩断了云与土,漫无边际的蓝色光芒像散布在空气中的萤火与繁星,如同海洋一般顷刻间覆盖了地球所有的凹凸。

 

末日是一场红与蓝交融的狂想曲,只是这场绝世壮丽的毁灭之美,无人有资格见证。

 

尘归尘,土归土,一切皆诞生自漫无边际的虚无。

 

Part II. NEVERENDING

 

周防尊记得那一年的冬天总是在下雨。

 

那是深冬的某一天,来自世界各地的教徒们举起万盏烛光聚集在教皇广场。而他的房间里却播放着嘈杂的摇滚乐,每一个频道都在直播教皇选举,他想,即便是休假也不能离开教皇城,因为他是教皇卫队的队长;从他的房间向外望去,城市灯火辉煌,暴雨将至,乌云低低的卷过石头森林的表层,一道闪电从天而落,远处的大海掀起白色的巨浪。

 

他隐约听见电视里和不远处的广场上传来信徒的欢呼,白发苍苍的新任教皇冒着暴雨走上阳台向这个世界致意,他说我来自世界尽头,上帝与他的儿女同在直到世界末日。周防尊站在窗前,收音机里正反复播放着一首嘈杂的老歌,他随着节奏哼唱着几句断断续续的歌词:And I'm bleeding and I'm bleeding and I'm bleeding right before mylord。

 

下一刻,他的手机刺耳的响起,让他有些暴躁,他抓起电话来还没来得及发火,就听见草薙出云对他说:那些维和部队的家伙偏偏选在这个时候进入教皇城的边界,尊,他们在西城门,你能去和侍卫打声招呼让他们进城吗?我已经让八田和伏见过去了,可这种事情还是你亲自去处理比较好,据说他们的最高长官也已经抵达,出于礼节,也该由你出面。

 

周防尊叼着一根即将燃尽的香烟笑着回答:今天你可是代理教皇卫队长啊,出云,这么客气的话,我可是会拒绝的。他说完,挂断出云的电话,披上制服外套开车朝城门的方向去,联合国维和部队经由教皇城辗转至欧洲东部的争端地带,已由前任教皇签署协议,履行教廷的决议是他的职责。

 

教皇城冬季总是有如此连绵不绝的大雨,人群聚集在广场上,周防在空旷的古老道路上一边开车一边出神的想,这样的雨,仿佛能够洗刷掉这个世界的记忆。这样的雨天,仿佛总会有一些熟悉却又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的记忆漂浮在湿润的空气中,像某种珍贵的,转瞬即逝的香料的味道,撩人却又短暂。他有些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将香烟熄灭,撑起一把黑色的雨伞走入这重重的雨幕之中。

 

很奇怪的,当他看到那个人的时候,似乎这厚重的雨幕隔绝了整个世界的嘈杂声音,只剩下他自己的呼吸与心跳。

 

宗像礼司站在教皇城城门下昏黄的路灯边,整个人被温暖的柔光笼罩着,周防尊仿佛像是被那灯光吸引,或是被这个似乎散发着光芒的男人所吸引,他朝他走近,毫不犹豫的入侵至他的私人空间,宗像正在伏见向他出示的表格上匆匆的登记着武器数量与型号,他皱着眉向后躲去,却被周防撑起的手臂困在了墙壁与他的身体之间,他有些不耐烦的扬起头来推了推眼镜。

 

周防尊的声音很低沉,像是能够直接落在心上,他说:我似乎在哪里见过你。他低下头去瞥了一眼宗像落在表格上的签名,微笑着说:Munakata,Munakata Reisi。

 

那一瞬间,宗像盯着他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紫罗兰色的眼瞳,那样明亮的目光,几乎让周防尊感觉到了那道目光落在皮肤上的躁动。宗像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红发的家伙,温暖的像火焰,危险却想要靠近。从来没有人这样呼唤他的名字,像某种相遇时的暗号,只是这个人,只有这个人,似乎能唤起所有的被密封感官与不知存放于何处的遥远的记忆,似乎能够让他感到紧贴着皮肤和心灵的战栗。

 

宗像推了推眼镜,弯起嘴角笑着说:阁下这搭讪的意图未免太明显了。我听说今天可是教廷世界的大日子,教皇城的军官们都在广场上巡逻,以您肩膀上昭显的军衔,想必您就是教皇城的卫队长周防尊了,您可不应该在这里闲逛啊。

 

周防尊金色的眼睛像是锁定猎物般,流露出尖锐的笑意。他说:我来到这里,是为了你,只是为你。

 

千山万水,无数个世界,无数次相遇,为了你,只是为你。

 

那一刻冬雨忽然寂静无声的停止,天空中有一颗红色的明亮的星,似乎是天狼;广场上聚集的人流伴随着欢呼声四下散去,古老的城市响起了晚钟,潮起潮落的大海仿佛近在咫尺。周防尊有些恍惚的想,他从来不知道原来教皇城离海那么近。

 

宗像轻声说:我想,是的,漫长的重逢,我和你。

 

THE END

 

PS: 一只孱弱的猫咪甩了甩湿漉漉的身躯,从城门的角落里蹿到他们脚边,喵喵叫着试图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褪色的吊牌上模糊不清的涂写着它的名字:

 

Mikoto he always-hungry

 

 


  76 1
评论(1)
热度(76)

© Asuka千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