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ka千帆

In me, the Tiger sniffs rose.

 

《Nine miles from White City》Chapter 42.

Chapter 42. See you on the other side

 

天空渐渐被乌云遮盖,Kingdommark II自爆之后,白城被厚重的灰尘覆盖,白城湾的灯光很暗,除了Scepter4的指挥中心,几乎整座星球只剩下这一处微弱的光明。他们在指挥中心看着Kingdom Sirius从尘雾中穿过白城,在与穹庭相连接的港湾处完成与黑鹰对接,机甲被十几架直升机组成的方阵运送至东京湾,之后在东京湾潜入海底,朝太平洋裂缝前进。

 

羽张迅凝视着从指挥中心窗外掠过的机甲,他想,这是伽俱都用生命交付在他手中的希望,Sirius,天空中最亮的那颗星,而此生此世,这是他距离它最近的一刻。

 

指挥中心依然繁忙而安静,似乎没有与以往有任何不同。楠原刚为羽张倒了一杯热茶放在若有所思的男人手边,他低声问:

 

这个计划的后果,您是很清楚的吧,将军。

 

羽张迅像是如梦初醒一般转过头来微笑着对楠原说: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楠原,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在Scepter4成立之前,世界还没有被这些怪物彻底摧毁,人们还尚属于不同的国家,不止一次有军事集团试图以强大的武力来摧毁裂缝,甚至想要逆向进入,但最终均以失败告终,随着裂缝能量级的不断扩张,毁灭裂缝所需要的能量早已足够摧毁这一整个脆弱不堪的人类世界。羽张迅比任何人都清楚,因为没有人比他和伽俱都更熟悉这些数字与符号,因为没有人比他们更希望能够彻底摧毁这些怪物。然而这一次,他所做出的选择——诚如国常路大觉死前对他的寄语——羽张迅并不是一个擅长做决定的人,羽张迅很清楚,虽然这些年他已有足够的能力担任Scepter4的领袖,但他并不是一个天生的领导者,这也是他与伽俱都玄示最初在军校时渐行渐近的原因,他是个面面俱到的组织者,而伽俱都玄示却是一个天生的领袖,他果敢,坚定,并且不惜一切大家来讲自己的决定付诸实践并取得最好的结果,当然,这一切的基础都基于羽张迅细致入微的统筹与规划。

 

羽张迅眺望着渐行渐远的Sirius,他想如果是伽俱都的话,一定也会做出相同的决定。他坚定的相信,这是他们两个人会共同做出的决定。

 

他深吸了一口气对楠原说,也想是在对在场的所有人说:Sirius在太平洋裂缝自爆后,所释放的能量将会摧毁整个东京湾,白城湾,白城,甚至与白城相连接的每一寸土地。所有人,机甲之上的周防与宗像,指挥中心的你与我与每一个人,也许白城地下的平民亦难逃一死,我很清楚,楠原,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但是在这世界的某处,也许有人会幸存下来,也许有人在这一切结束之后,打开地下防空洞厚重的大门,所能看到一个我们看不到的,或许寸草难生,或许山花烂漫的新世界。这是我们的职责,我们的职责是让别人活下去,而我们自己……

 

楠原刚低声接了下去:我们是军人,我们只有胜利或死亡,我们绝不“幸存”。

 

羽张迅轻轻地点了点头,他有些疲惫的坐在指挥台旁,依然望着窗外几乎已经看不见的,朝海上出发的Kingdom。他说:告诉Scepter4的所有人,Kingdom Sirius从东京湾入海之后,大家可以去白城外的避难处寻找自己的家人或是庇护所,我会和戍卫军打好招呼。这里有我一个人就足够了,我希望也许是你们之中的某个人,代替我来看到那个新世界。一个没有怪物横行的世界。

 

楠原笑着说:是您和Scepter4给了我们一个活着的目的,将军,我相信Scepter4的每一个人,我们更希望与您并肩见证这些怪物的末日,而不是像猴子一样龟缩于地底。我们从来不属于那里,我们不属于高墙之内,我们属于白城湾,我们属于大海与天地。

 

羽张迅沉默的向楠原行了一个军礼。

此时此刻没有比这载满了军人荣誉的动作更能够表达心中感受。

他想起宗像对他说的:让我们另一个世界见。

如果有新世界真的存在,就像威兹曼所说的那样,他想,他们一定会在那里重逢,因为他们值得一个更好的世界。

 

而你会在那里等着我吧,伽俱都玄示。

 

驾驶舱外,直升机的声音震耳欲聋,而驾驶舱内一如一个小小的,与世隔绝的世界,宗像在认真查看着东京湾基站传送回来的数据,而周防尊靠在驾驶舱壁坐在地板上,他在看着宗像。

 

海上的风浪很大,宗像皱着眉说:如果我们有足够时间,也许Kingdom就可以飞行了。不需要以这种方式被像货物一样运输。

周防知道,宗像喜欢飞行,如果说驾驶机甲是他的义务,而飞行才是他的热情所在,周防朝他伸出手,有些慵懒的问道:你在看什么,大校,我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太平洋裂缝完成自爆,这是第二次了,我们经验丰富。

宗像抬起头来,他紫罗兰色的眼睛里有些东西浮动着,像是光芒,更像是某种会发光的陨石的碎片,他沉默一会儿,向周防走来,他拉着他的手,坐在他身边,隔着厚厚的盔甲,似乎一切温度都被隔绝,但他似乎依然能够感受得到周防的体温,他笑着想,隔着这么沉重的盔甲,他们紧握着的手看起来格外滑稽。

 

他说:你是知道的,这一次就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是吧?

周防并没有回答他,他金色的眼睛像带着火焰的温度,舔舐过宗像的皮肤,他问他:你在看什么?

宗像低声说:我在看登录时间的预测,周防,我想它们一旦发现了我们的意图,一定会用尽全力阻止我们前往裂缝,我们不能倒在去朝圣的路上,你说对吗?

周防并没有说话,他注视着宗像的眼睛,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将宗像搂在怀里,他在他耳边说:你究竟有没有觉悟,自己是去送死的啊,你这家伙。

 

宗像靠在周防肩头的瞬间,才发现自己的鼻血滴落在周防深红色的盔甲之上,几乎分辨不出那些破损的痕迹和自己的血。还好时间不多了,他想,否则自己也许不能和周防一起坚持到最终。

 

宗像收紧了手臂,他在周防耳边笑着说:你必须要知道啊,笨蛋,如果我们死在半路,那就失去了一切意义,我不知道会有多少怪物在那里等待着我们,想要将我们吞入腹中,碾碎砸烂,但是我知道,我们一定会走到最后,因为我和你,我们在一起,是不可战胜的。

 

如果我没能坚持到最后,尊,我事先向你说一声抱歉。

 

周防打断了宗像的话,他说:我爱你。

 

他想象过无数次最终那天来临时的样子,他本以为他会保护自己所爱的人,独自奔赴死亡那场盛大的狂欢,而是到如今,他才明白,他注定会爱上一个强大的人,不需要他的保护,而是与他一同享受这场末日的盛宴,他们就这样拥抱着彼此,直到警报响起,大海卷起黝黑的大浪,来自东京湾的滚烫的火舌从海中贪婪的舔舐着Sirius的身躯。距离白城九英里外的东京湾,在不远处依然能够看到如里程碑般沉没于此处的Kingdommark I,机甲自爆之后所留下的残骸,如同不屈的斗士的背影,至死也不会倒下。

 

Kingdom推送完成各项数据,一如既往,由宗像开启了KingdomSirius的弹射按钮,一切就像他们第一次登上Kingdom时那样。

 

他们最后一次一起开启通感流,他们进入到一片宁谧而嘈杂的白色光芒之中,仿佛日光之下明亮而平静的大海,随即汹涌而来的欢笑声,哭泣声,嘶喊声,脚步声,大海掀翻大厦,飞机划破天际,摇滚乐的声音,冰块碰撞盛满酒的玻璃杯,海鸥的尖叫,春天裹狭着樱花瓣呼啸而过的阵风,寺庙中的溪流,教堂尖顶内的钟,圣诞节的唱诗,刺耳而不间断的枪声。

 

山川陨落,大海升起,残破的机甲,焦土与硝烟,直到记忆中只剩下彼此的脸孔,笑着接吻,沉默的相拥,无言的痛苦和深藏在鲜血之后的热泪。

 

恍如昨日,恍如隔世。

 

死在战场上,死在所爱的人身边,死在一起。没有什么比这更好了,不是吗?我的伴侣,我的爱人,我的世界因为你,就连末日都成为了纪念日,因为如果没有那一道从天而降的白光将这个世界化作炼狱,我们又要如何相遇。

 

他们随着巨大的机甲沉入这滚烫的怒海,对这个遍地死亡的世界没有丝毫留恋。

 

这是末日之后的第747天。

 

Kingdom Sirius在接近太平洋底裂缝的过程中共遭遇12次袭击,均来自第五代怪兽,与此同时另一批第四代怪兽由白城裂缝登陆,从内陆袭击白城湾,白城湾剩余武装力量于当日14:47放弃顽抗,Scepter4指挥中心与KingdomSirius的联系于此时中断,人类完成最后一击的全部希望寄予在周防尊与宗像礼司身上,在所有可用的记录之中,羽张迅将他们以King oflast two为代号,这些记录最终是否还能被幸存者所见,或是否仍会有人类幸存于此,均不得而知,但羽张迅知道,这一切必须被记录,以示后人,或这地球未来的主人,人类是在战斗中灭亡的。

 

羽张迅于当日17:22猝然倒下,白城已失去一切医疗条件,他在睡梦中结束了短暂却实践了理想的一生。

 

Scepter 4的指挥中心维持运转至当日19:00,最后可见的Kingom Sirius 记录日志为驾驶舱外部破裂遭到攻击,KING LOST。发送指令人为0813Suoh Mikoto,11分钟后,Kingdom Sirius在太平洋底裂缝完成自爆,能源核心与裂缝巨大的能量相撞之后,整颗星球被席卷至巨大的爆炸浪潮之中。

 

第一个见证这一切的人是站在东京湾观测站外的阿道夫.K.威兹曼。他亦是第一个死于爆炸冲击的人。

 

周防尊摁下自爆按钮之后,有短暂的几秒钟,他抱着所爱之人的尸体,轻轻亲吻爱人的脸孔,他依然笑着,桀骜不驯像这个世界的帝王,他在他耳边轻轻地哼唱着那首他从他的通感中学会的歌。

 

I'm gonna fight 'em off . 

A seven nation army couldn't hold me back. 

And I'm bleeding and I'm bleeding and I'm bleeding rightbefore my lord.

 

他像是拥抱着熟睡的爱人,在他耳边留下一个吻,低声说:See youon the other side, Munakata Reisi.

 

那是一场燃尽世间的非凡火焰,从天空到大海直至陆地与冰川。

一切都结束了。

 

TBC

{喜欢全灭结局的亲到这里就不用再往下看了好吗,么么哒}


  53 3
评论(3)
热度(53)

© Asuka千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