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ka千帆

In me, the Tiger sniffs rose.

 

《Nine miles from White City》Chapter 40.

Chapter 40. For all the lost souls.

 

黑夜如丝绒般厚重,在一片漆黑的废墟中靠近白城湾的难民营闪烁着微弱的点点灯光。 Kingdommark II出乎意料的遭遇围攻,巨大的机甲跌落至地面的那一刻Scepter4的作战指挥中心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等待着羽张迅的命令。而羽张迅紧紧的注视着夜视屏幕上的一切,时至今日,此时此刻,羽张迅凝视着战场上的Kingdom,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所能做的一切都已完成,唯一能够决定人类未来命运的只有驾驶着Kingdom的那四个人,而他们孤立无援,他们毫无退路。

 

也许他比任何人都理解这种感受,因为在这场看不到尽头的战争中,为了彼此共同的理想,他失去了伽俱都玄示。他想如果他还能站在他身边,此时此刻一定是暴躁的点燃一支烟,凌厉的目光迸发着火焰一样的锋芒,他会冷笑着说:那些白城的老家伙留下了一堵倒塌的生命之墙与一整颗星球的烂摊子给我们,迅。他会抓起话筒指导孤立无援的驾驶员闯出一条生路,他会抓紧他的肩膀对他说:不要放弃希望,迅,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希望。羽张迅伸手碰到冰冷的落地玻璃,他自己的倒影苍白瘦削像一个孤独的魂魄,Sirius固守着白城湾与白城之间最后的防线,周防与宗像无法上前解救被围困的Kingdom mark II,因为在他们身后是一整座白城湾。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我们舍弃了太多的海洋与土地。我们奋起反击,因为我们无法再后退,没有什么能够舍弃,即便我们拥有力量也已经太迟,已来不及。

 

回忆总是毫无防备让人溃不成军,他记得那是两年前某个大雨的午后,他们站在穹顶之下,伽俱都在他身边为他撑起一把厚重的黑色雨伞,他们仰起头凝视着那座巨大的钢铁巨人,他们的第一具机甲,如今依然像里程碑一样矗立在东京湾外的Kingdommark I。伽俱都侧过头来问他:想好它的名字了吗?也许它会成为新世界的耶稣,迅,你最好为它取一个响亮的名字。

 

那时的羽张迅,目光明亮如星,微笑淡泊却喜悦,他虽在造神却尚不知恶魔无穷无尽,他说:它是Kingdom,我们的Kingdom,玄示。This is our Kingdom come。

 

故事的最后,他为他留下了他们的Kingdom,他把他独自留在了这个怪物横行的世界。而他固执的活着,是为了他曾经眼中有光,提及的那个也许永远也不会降临的新世界。

 

楠原刚的声音颤抖着打破了Scepter4作战指挥中心内死水一样的寂静,他说:将军,白城的裂缝还在扩大,以及……他站起来,将自己监测显示屏上的画面推送入公开频道,此时此刻,战壕内的国常路大觉,难民营中盯着那狭小显示屏的大人与孩子,白城湾的每一个研究人员与士兵,周防尊与宗像礼司,伏见猿比古与八田美咲,所有人都收到了战事钟倒计时启动的信号,楠原攥着话筒的手被汗水濡湿,他看着羽张迅与夜视屏幕上激烈的战斗,他的声音微微颤抖着,他说:来自东京湾观测小组的数据及太平洋底裂缝监控画面显示,新一轮怪兽登陆将于120分钟之内开始,第五代怪兽,登陆地点,白城九英里之外的东京湾。

 

羽张迅攥着拳头的手心在流血。

 

新一轮攻击迎面而来,KingdomSirius固守阵线没有退后一步。周防与宗像并没有选择近身搏斗。其一,他们的战线被迫后退至白城湾难民营最前沿,毫无防范能力又被困在地下防空洞的难民根本无法抵御哪怕是最低限度的伤害;其次,Kingdommark II出乎意料的陷落为Sirius敲响了警钟,这些家伙一旦靠近,即便在陆地上Kingdom的行动力惊人,但是它们的数量太多了,作为装载重型粒子炮的Sirius,也许可以初步控制住局势,不会轻易形成被围攻的态势,可一旦他们不能掌握全局,极可能被怪兽越过一人防线直抵白城湾。而最重要的是,周防尊不敢冒险。他很清楚宗像在想些什么,以宗像的身体状况怕是很难胜任独自驾驶KingdomSirius执行任务。如果他认为自己在驾驶舱内会分散周防的精力,成为他的负担,他会毫不犹豫的将Sirius全权交给周防,然后转身用另一种方式踏上战场。

 

他们谁也没想过成为一个幸存者,他们是战士,战士不会幸存,只有胜利或是死亡。事到如今,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即便是胜利也要付出或许远比生命更高昂的代价,那么至少他不会让他离他而去,哪怕最终灰飞烟灭,即便是死亡也不能让他们分离。

 

没有什么能够冲破双王的防线,即便是踏着他们的尸体,也必然是同归于尽。

 

国常路大觉的通讯申请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Kingdommark II的通感校准率忽然跌下了80%,道明寺与秋山迅速切换着监控视频,羽张迅听到他们在焦虑的大喊:驾驶员通感失准,情况危急,预估测为驾驶舱失压,被从外部入侵!Kingdommark II critical situation的红色标识不停的在监视屏幕上闪烁,信号机通过航拍可以清晰地看到Kingdommark II的左臂被斩断,伏在机甲身上的怪兽正有目的的用尖锐的喙部连续刺穿胸甲。KingdomSirius请求支援mark II的信号不断的被反复推送,而逡巡在mark II身边的怪兽开始朝着Sirius涌去,朝着无辜平民所在的避难处涌去。

 

国常路大觉独自置身于帐中,他的手边有一把几乎已能称之为是古董的左轮手枪,他凝视着羽张迅低声对他说:你需要做一个选择,羽张,我知道一直以来伽俱都才是做出选择的那个人,因为你并不擅长放弃。但是有些放弃是必须的。

 

羽张迅并没有理会国常路,他大声命令伏见弹出救生舱。

回答他的是长久的沉默。

屏幕上的Kingdommark II并没有放弃抵抗,但黑夜对人类总是如此无情,长时间与怪兽近身搏斗,没有了海洋的保护,怪兽所携带的荧光素与强酸开始慢慢腐蚀机甲,胸甲被刺穿的瞬间,目睹着一切的Scepter4像窒息般的死寂。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大家才意识到那声凄厉的尖叫并不是来自被破坏的机械。

那是伏见猿比古的声音,是他呼喊着自己搭档的名字,是他呼喊着Misaki的声音。

 

Knight Lost

Kingdom mark II critical situation

丑陋而庞大的怪物将那屠龙的少年从他身边带走,而他们的意识依然通过通感紧紧相连,在通感的白色海洋中,沉沉浮浮那些琐碎而嘈杂的回忆,禁闭室幽暗的灯光,宿舍垃圾桶里的pizza盒,歪歪扭扭画在墙壁上的星座图,一本视作珍宝破旧不堪的经书,他听见声音,他感受到搭档所承受的巨大的疼痛,他听见那个声音不停的回旋,他说:我们是来屠龙的,Saru,把它们都杀光。

 

八田美咲被怪兽从外部入侵剥离Kingdommark II驾驶舱,伏见猿比古重伤,Kingdommark II失去行动能力,如同被丢掷入狼群中的羔羊。KingdomSirius再一次请求援助,Scepter4不断命令伏见发射救生舱。所有的声音汇聚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伏见猿比古仿佛置身于大海中央。他倔强的甩了甩头,关闭了所有的通讯。他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King,拖着重伤的身体,他没有办法再做些什么,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了宗像曾经说过的话,无论机甲如何强大,拥有怎样的力量,但他的核心依旧是我们,依旧是不堪一击脆弱的人类。

 

没有人是后备方案。伽俱都玄示这样对他们说过。

他曾见证过最灿烂的光芒,不是从宇宙中俯瞰燃烧着战火的地球,而是那一天在东京湾的海上,亲眼所见Kingdommark I的陨落。因为那不是毁灭的光芒,那是复仇的烈焰,是人类最后所能够选择的尊严。

 

毫无反击能力的Kingdommark II吸引来更多的怪兽,它们像是狂欢一般撕扯着钢铁盔甲,Scepter4的作战指挥中心内,所有人恐惧的,沉默的目睹这一切。不知道是谁最先站起来,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向Kingdommark II行军礼致敬。羽张迅依然站在落地窗前,他知道此时此刻伏见在想些什么,他明白作为一个Kingdom驾驶员,他没有违背命令的权利,但作为一个失去了搭档的Knight,他有权利做出自己的决定。

 

Kingdom mark II的通讯频道重新开启,只有短短的几秒钟。

伏见猿比古的声音很轻,却很平静:Kingdmmark II驾驶员1107,Fushimi Saruhiko,0720,Yata Misaki, 申请执行自爆方案。Kingdom Sirius撤退至安全距离。将军,作为一个失去了搭档的Knight,我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价值,让我作为一个战士死在机甲上吧,我不愿意回到猴子的世界。

 

羽张迅还没有来得及对他说什么。他听见伏见笑着说:希望我没有让你们失望,宗像大校。还有,Misaki。

 

我们是来屠龙的,把它们都杀光。Misaki。

 

这是有生以来,羽张迅第二次见证Kingdom的毁灭。他依然记得Kingdom mark I自爆的瞬间,红色的光芒笼罩了天空,随即一层漂浮的蓝色粒子弥漫在空气中,怪兽发出一声刺耳的哀鸣,随即一切归于诡异的寂静。

 

而Kingdom mark II的自爆更像是壮丽的夕阳,在无尽漆黑的黑夜之中,它如同滚落在山间的太阳,将这座被诸神遗忘的白城点燃。那束火焰,点燃了地面上的一切,寄居在地底的人们恐惧的互相拥抱,白城湾军事基地被一股扑面而来的热浪如同海啸一般掀翻,国常路大觉举起了左轮手枪,一切都结束了,再没有什么他能做的。背靠着悬崖躲避冲击的Kingdom Sirius沉默着。驾驶舱内的宗像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周防在胸前画下一个十字。他还记得那个置身于军事法庭茫然无措的伏见,他依然记得那个拿起了枪抹干了眼泪的八田美咲。他们完成了他们必须要做的事,像男人一样去战斗,像英雄一样赴死。

 

我为你感到骄傲,伏见中校。宗像轻声说,即使再也没有人可以回应。隔着盔甲,他们依偎在一起。通讯中断了十几秒钟,仿佛整个世界都被黑暗笼罩,黎明永远都不会来临了。

 

直到羽张迅的声音再次响起,他说:一切还没有结束,伏见和八田所期待的世界还没有来临,还要战斗,必须要战斗,即使是死也不可以输。为了伏见,为了八田,为了草薙,为了伽俱都,为了所有我们失去的灵魂。

 

 

TBC

 


  60 1
评论(1)
热度(60)

© Asuka千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