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ka千帆

In me, the Tiger sniffs rose.

 

《Nine miles from White City》Chapter 36.

Chapter 36. 恐惧与希望

 

新一轮登陆警报响起时,国常路大觉正站在废墟旁堆建起的帐篷边。

 

最初人们依靠废墟来识别指挥部的位置,渐渐的,这座城市化作了一整片无法分辨的废墟,人们反而依靠指挥部的位置来判断避难所的位置,饮用水搬运车的位置,临时驻军的位置,以及曾经,家的位置。

 

登陆的警报似乎永无休止,国常路看着仅剩的坦克部队绕过城市的喷泉,按照他的部署封锁白城与白城湾之间的通道。Kingdommark II无声无息的矗立在不远处。他仰起头来眯起眼睛仔细端详着那具机甲。

 

有些人说国常路保守,而更多的人认为他只是固执。

老派军人——宗像,羽张与伽俱都是这样定义他的,在他的理念里,战斗应该是与敌人抛下一切,血与肉之间的较量。你不感受到痛苦,又如何能够坚信自己的信念是正确地,哪怕是为了正义而战,开枪时,剥夺一个人生命的时候,你也该感受到回火的疼痛,否则便不是士兵,只是杀戮的机器,只有机器才能没有道德约束,不被负罪感折磨。

 

就像周防尊一样,许多士兵在见证了宗像礼司驾驶Kingdommark I创造所谓的“东京湾奇迹”之后,立志于加入Scepter4,成为一名机甲的驾驶员。国常路很清楚,他们之中的有些人是为了战斗,而也有许多人将这具机甲视作一个保护壳。他依然记得羽张迅与伽俱都玄示站在他面前向他阐释Kingdom时的样子,他也清楚的记得Kingdom mark I的第一次启动试验。在许多人眼中,Kingdom是希望的开始,而在他眼里,Kingdom更是一个时代终结的象征。

 

枪炮取代了刀剑的时代,坦克取代了骑兵的时代,远程作战取代了巷战的时代,宇宙战争取代了地面战斗的时代,终于,机甲的时代取代了士兵的时代,黑暗的时代取代了混沌的时代。

 

他记得Kingdommark I在宗像礼司的驾驶下成功完成模拟战斗的那天,白城湾的瓢泼大雨中,他看到了属于自己的时代的尾声。传统军事力量再也无法为人类取得胜利,无论多么精密的部署,多么完美的战术,多么精锐的部队,他能做到的只是拖延失败的时间,而无法改变失败的命运。

 

那天晚上他给威兹曼打了一通电话,他说:阿道夫,我们都老了,一生戎马,功勋卓越,面对这一切,最终我们无计可施。

阿道夫.K.威兹曼只是笑了笑,他说:可是我是知道你的,国常路,只要这世上依旧有战火,你便依旧在那里。

国常路大觉却并没有笑,他低声说:那你也该知道,只要我不再被需要,我也会离开的毫不犹豫,阿道夫。

 

汹涌的难民潮向白城湾的方向涌去,许许多多的人,在末日时失去了家园,跨越大半个地球,跋山涉水来到白城,寻觅神明的庇护。他们来到了白城,就像来到了世界尽头,再也无处可逃了。此时此刻,巨大的机械轰鸣声从海上传来,在废墟之中,KingdomSirius的身影缓缓在地平面上浮现。顷刻间,本来疲于奔命的难民忽然停下了脚步,他们整齐划一的张望着同一个方向,KingdomSirius缓缓朝白城走来。崭新的机甲迅速的留下了战斗的痕迹,肩头密布的荧光素使Sirius散发出一股散发着幽暗光芒的紫色,人群中忽然爆发出响亮的呼喊:Kingdom!快看呀,我们有两台Kingdom!

 

孩子盲目的摆脱大人的桎梏,朝着他们心目中的英雄奔去,无数人被拥挤推搡着朝Kingdom靠近,似乎接近它便可以生存在它强大的庇佑之下。人群中有一个白发老者一边被推挤一边大声说:我见过它们的驾驶员,是我们的King!在国王街那家餐厅,我送了他们一瓶葡萄酒!

 

周防尊和宗像礼司在驾驶舱中俯视着汹涌的人潮,宗像眨了眨眼睛,他扭过头去看着周防,而周防什么都没说,仅仅是握着他的手。

 

他们从来都不是害怕被寄予厚望的人,但是即便如此,即便是一直像领袖一般存在于这世界上的周防尊与宗像礼司,他们此时此刻亦清醒的意识到,自己所肩负着什么样的责任。这些站在地面上仰望你们的人,他们的一生本应该守着自己的家庭与生活平凡而美满的度过,保护他们是你们身为军人的责任,时至今日,他们大多数人会因为恐惧而龟缩在角落里,甚至不敢抬起眼睛来看一眼怪兽的模样,那些痛彻心扉的同胞的嘶喊和怪物的悲鸣,他们也紧紧的捂着耳朵,似乎不看不听便可当做不存在,似乎闭上眼睛便能够去除心中黑暗的恐惧。而正是如此恐惧的,甚至懦弱的人们,因为你们的名字,顷刻间便不再畏惧,不再躲藏,似乎瞬间就有了战胜黑暗与绝望的勇气。

 

什么比恐惧更有力,是希望。来自海上,源于末日,毁灭这颗美丽星球的怪物带给他们的是无休止的恐惧,而驾驶着Kingdom的你们,带给他们的是更具有力量的希望。

 

登陆警报骤然而止,两具机甲内的倒计时屏幕无声的开始倒数,距离登陆还有20分钟。国常路大觉指挥戍卫军将剩余的难民集中带领至白城湾的西翼,Scepter4的系统广播开始。羽张迅的声音听起来异常疲惫,他说:经由实验室测算,白城裂缝的形成,导致了地球磁极的偏移,我们会尽力并尽快修复这一切所带来的麻烦。接下来的登陆时间预测将持续90分钟,两点钟方向预计为登陆方位。

 

Kingdom mark II与Kingdom Sirius同时就位完毕。坦克部队掩护着最后一批难民抵达西翼,有孩子趴在玻璃窗前凝望着远处,Kingdom的背影显得异常高大而坚毅。

 

Kingdom mark II的通讯频道开启之后,八田美咲有些急促的喊了一声:尊哥。在那之后,他陷入了长长的寂静。周防能够听到八田压抑着的,清晰地呼吸声。他身边的伏见猿比古想要说些什么,但终归还是没有开口。因为他很清楚——他大概比任何人都清楚——有些事情必须由自己亲自开始与结束。

 

周防尊深吸了一口气,他舔了舔嘴唇,微微蹙眉,仿佛闭上眼睛就能够看到那乱石堆造的墓碑前,用步枪捆绑而成的十字架,他最好的朋友便长眠于斯,心依旧是热的。他对八田说:活着的人就继续活着,连死掉的人的份一起活下去,知道吗?

 

咬紧牙关的八田美咲用力点了点头,在他身边的伏见猿比古揉了揉他的头发,伏见将自己切换至通讯频道,他对宗像说:宗像大校,我申请由Kingdommark II进行第一轮针对敌人的进攻。

 

宗像低声问:理由,伏见。

伏见猿比古坚定的说:因为我们会赢。

周防尊忽然笑着回击道:这是挑衅吗,小鬼,我们难道会输吗?

让我们来场比赛吧,周防中校。伏见跃跃欲试的回复道:看看究竟谁会猎杀更多的怪物。

宗像伸出手拍了拍周防的肩膀,他笑着说:那么我同意由Kingdommark II开始第一轮进攻,否则这场较量也太缺乏悬念了。

 

这是个好主意,我们需要一个裁判。八田美咲轻声说:如果草薙哥还在的话,他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周防尊一只手紧握着通感仪,他微微垂下头。短暂的寂静之后,通感校准开始,伴随着武器系统开启,KingdomSirius的探测系统发出新一轮警报,Kingdommark II报告肉眼已可识别目标,羽张迅双手抱肘,紧紧的盯着屏幕上那快速袭来的亮点。怪兽的咆哮声已轰然而至,脚下的大地剧烈的震动着。

 

宗像的手心覆盖住了周防的手背,他迅速的命令Sirius以右臂持剑,等待第一轮进攻的到来。他目视前方,低声对周防说:为了出云。周防尊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反手握住了宗像的手,他说:为了出云。

 

他们握紧了手中的剑,承载着无数生命与希望的剑。

 

没有了大海,只剩下一望无际的开阔废墟,庞大丑陋的怪物与Kingdom之间再也没有缓冲地带,只剩下赤裸裸地鲜血与杀戮,双方在极短暂的对峙之后,Kingdommark II没有给对方任何先发制人的机会,率先提剑杀入了战圈。在他身后的Sirius一动不动,静静等待着绝杀的时机。

 

 

TBC


  41
评论
热度(41)

© Asuka千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