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ka千帆

In me, the Tiger sniffs rose.

 

《Prisoner》Step.3 the hospitality

Step3.the hospitality

凌晨时Reese被警棍敲打钢化玻璃门的声音吵醒,戴着面具的狱警面无表情的冲进狭小的牢笼将他拖拽着带到昏暗的审讯室。Hobbs的西装外套挂在衣架上,他正低着头翻阅犯人名录。Drake和其余几个狱警将Reese摁在椅子上,正打算用绳子把他捆紧。Hobbs朝他们挥了挥手,他走到Reese跟前露出一个冷冷的微笑,他对Drake说:都出去。John是个好孩子,他是不会咬人的。

Reese微笑着以一个无比惬意的姿势靠在椅背上,他身边的狱警虽然有些犹豫,但依然遵照Hobbs的命令离开了审讯室。Willard Hobbs扯了一把椅子坐到Reese面前,他一只手抚上Reese的膝盖,接着拍了拍他紧绷的大腿:准备好和我做交易了吗,John。

JohnReese扬了扬眉毛,他忽然栖身上前,缩短了他与Hobbs之间的距离:那么你准备好了吗,典狱长。

Willard Hobbs眯起眼睛紧紧盯着Reese,两张几乎一样完美的脸孔散发着不尽相同的兽性,他突然用力捏紧了Reese的膝盖,几乎想要将那枚骨骼徒手粉碎,John Reese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起伏,一声几乎低不可闻的闷哼却还是没有逃过Hobbs的耳朵,他笑着贴近Reese的耳畔:告诉我Elias在哪,John,你就是我最新的好朋友。

Mr. Reese,我知道现在并不是闲聊的时候,但是请不要顾虑我那位棋友的安危,虽然他所在的监狱并不像你所处的这样森严完备,但Hobbs口中所谓的HR不过是我旗下拥有的一间电话中心罢了,告诉他Elias的下落。Harold Finch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焦虑。Reese想现在大概是凌晨三点钟,Finch,你又为什么醒着?

Harold Finch盯着监视屏幕上不甚清晰的图像,Reese因为疼痛而紧靠着椅背,被手铐锁住的双手紧紧握拳。Hobbs离得太近了,Finch不再冒险多说一句话,他紧张的屏住呼吸,他不希望John发生任何意外。Harold Finch思考世界的方式总是缜密的无懈可击,这是他与生俱来的天赋,这也是他能够造就The Machine的先决条件。在他的世界里,任何事情都有备选方案,就连他自己都一样——John Reese就是他的备选方案。

可是他总在担心Reese,随时随刻都在担心着他的执行者,他不知道究竟是出于一种内疚与负罪感还是某种无法向别人解释的感情。这些天他通过监狱密布的摄像头密切注意着Reese的一举一动,在食堂被其他罪犯挑衅,在彻夜亮着刺眼探照灯的牢房里辗转反侧,面对Hobbs时悄悄竖起全身的刺将自己置于防守的姿态——这样的John Reese很少见,这让Finch回忆起他最初“找到”Reese的时候。他蜷缩成一团烂醉如泥昏睡在纽约地铁的某个角落,偶尔有扒手或是四处惹事的青少年去奚落他,他也仅仅是攥着酒瓶把自己更深的裹在脏兮兮的外套里。

那时的Harold Finch悄悄的从每一个监视器的镜头里观察着他,观察着这个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被他毁灭了的男人。

他总想起Nathan说过的话。有些时候,在这个世界上,力量是没有用的。我们拥有最强大的武器与军队,最终也无法阻止撞上双塔的飞机,Harold。我们所造的机器固然拥有力量,但它更需要得到权力,用权力来确保它的安全。那时的Finch并不懂,那时的他只是一个接近于理想化的工程师,经历过许多事之后,失去了许多爱的人,他才明白过去的自己是何等的天真又残忍。而现在,他追踪着将自己沉溺在酒精中的John Reese,他知道这个男人拥有强大的力量,杀人的力量其实与保护他人的力量是相同的,就像他的机器,在救人的同时残忍的任由那些不相关的人凭白死去。区别只在于一个目标,或者更具体地说,区别在于不同的工作。他想成为确保John Reese的力量得以实施的权力,所以他用尽各种方式以确保他的执行者在纽约这座城市中在黑暗中行走。是的,他需要Reese的力量完成自己的赎罪,而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他亦是落在他肩头,撑起翅膀保护他的,不知是魔鬼还是天使。

是魔鬼吧,Finch有时会想,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魔鬼。

John Reese感觉到Hobbs渐渐放松了手上的力量。他想自己已经赢得了第一轮的较量,猎物正朝着他设下的圈套前行。Willard Hobbs是个自视甚高的男人,格格不入的定制西装,诡异而华丽的蝴蝶标本,他不是这地下世界的暴君,而更像是个华丽阴郁的教皇。在他的眼里这些罪犯不过是次等生物,只不过是一些能够用情报换取金钱的皮囊,轻易让他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只会被他更加看不起。他喜欢和犯人谈条件,并不是因为他必须与他们做交易,他只是喜欢那种玩弄猎物的快感,给你一点希望,得到一丝慰藉,奉上你唯一的,小心翼翼保护在手中的筹码,最终被他掀翻在地践踏而去,彻底被抛入绝望的深渊。

这种人自负而强大,身上散发的气味都独一无二,在人群中一眼便能分辨得出。

想要得到这种人的信任,你总是要先征服他们。

Reese感到膝盖火辣辣的疼痛渐渐散去,他笑着对Hobbs说:我总是很佩服徒手掐死对手的家伙,其实手腕能够承受的,持续用力的时间很短,10秒钟?想要活生生掐死一个人,是要付出很高代价的。交朋友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Elias和我一样,在某一座监狱里,典狱长。如果你想知道更多的话,那么就表现出一点诚意来吧。

Willard Hobbs向后靠在椅背上,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安然自得的John Reese,仿佛被困在囚笼里的罪犯是Hobbs而不是Reese。他问道:你想要我怎么表现出诚意来

JohnReese抬起双手:把手铐打开。Hobbs。

Hobbs笑着伸出手来握住Reese被锁在手铐中的双手,他低下头来,大拇指缓慢的在他的虎口上画着圆圈。他低声说:当然了,这点小小的诚意不足挂齿,John,这是我的待客之道。

Reese低吼的痛呼声毫无预兆的窜进Finch的耳麦,熟睡中的Bear立刻冲到书桌旁大声咆哮着,Finch僵直的端着手中的茶杯,他说:Mr.Reese,一切都还好吗?

Willard Hobbs站起身来招呼狱警去把医生找来,他回过头拍了拍Reese的脸:把拇指掰断挣脱手铐这种小伎俩你应该再熟悉不过了,John。听着,告诉我Elias在哪,医生就在门外。或者我把你扔进巴比伦去参加舞会,谁又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Finch在他耳边焦虑的说:Mr.Reese,我强烈建议你对Hobbs说实话。

Rickers Island。Reese强忍着疼痛低声说:你绝不会错过它的。Hobbs笑着贴近Reese的耳畔:现在,我们是朋友了。John。

Step3.hospitality END.

TBC


  8
评论
热度(8)

© Asuka千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