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ka千帆

In me, the Tiger sniffs rose.

 

《Here We Are》

1.




认识James是一个意外,至少Ethan Hunt一直是这样以为的。




 




2.




那是在一间哈瓦那的小酒吧,乱哄哄的热带小岛,每一个人都在叫喊着赌博,赌一切可以下注的东西。人们消耗了太多的daiquiri鸡尾酒,




每一个人都喝了太多的酒,甚至连他也是。关于那次任务的记忆已经变得模糊,他不记得究竟是个独裁者,军阀,毒枭还是恐怖分子,这不重要,反正就是那些家伙,最糟糕的同类们。他能感到酒精流窜在血液里的火花,带来令人愉悦的微微的晕眩。他坐在角落里观察着昏黄灯光之下这乱糟糟的一切,直到另一个不请自来的人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另一个“同类”,另一个像他一样的人——绝不属于这里,却又可以融入这无序又混乱的老城市。




他让人过目难忘,然而他的“难忘”亦与Ethan Hunt不同。




Ethan像灵巧的,完美的,有一双绿琥珀眼睛的黑猫;而他像一只豹,充满了力量的,优雅的掠食者。




 




他将马蒂尼的高脚杯放在桌上,笑着说:“你占了我的位置。”




Ethan笑着反问道:“真的吗?我并不知道座位还写着名字。”




 




他们坐了一会儿相对无言,直到他忽然指着嘈杂的赌桌对Ethan说:“在土耳其,那里的人有把毒蝎子放在举着酒杯的手背上,你把杯子里的酒喝光,然后在蝎子咬你之前,把它扣在酒杯里,那些人为此疯狂,你可以在一晚上赚大钱,也足够死好几次。”




 




“Been there,done that.” Ethan挑起眉毛向他举起酒杯。




 




他瞳孔的颜色极浅,像北方的大海,Ethan想起曾有人说过,蓝眼睛的人天生适合做他们这一行,因为眼睛是最容易败露情感的器官,而他们的虹膜像一层冰,把一切都封藏在冰面之下。他对他说:”我在CIA还有一些朋友,而你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事实上,像你这样令人印象深刻的人,我却从未在任何地方见过,很奇怪不是吗?“




Ethan向他微笑,有些微醺的慵懒:”而我猜,你是英国情报人员,传说中的OO系列特工,真是我的荣幸。“




他举起酒杯,弯起嘴角,向Ethan眨了眨眼睛。




 




“Ethan Hunt。”他对他说。




“Bond,James Bond。”他用左手食指轻轻扣了扣木头桌面,他连笑起来都有一种英国人特有的疏离与冷漠。




我觉得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他说。




 




3.




后来他们断断续续见过几次,有时是巧合,而有时是心照不宣的默契,他知道James不止一次想要弄清楚他背后的组织究竟是什么——超级间谍的个人爱好,他们总想弄清楚所有事。




 




感谢Benji的协助,Ethan也渐渐知道了关于James的一切。




“虽然这听起来有些奇怪,Ethan。”Benji一边将007的档案放在他手边一边手舞足蹈大声说:“你们像是一对super spy twins!”




Brandt一边喝咖啡一边翻阅着James的档案:“可他们长得一点也不像,头发的颜色,眼睛的颜色,一点也不像。”




Benji做出一副“无法容忍你的愚蠢”的表情大声说:“我是说灵魂,他们的灵魂!”




Brandt反驳道:“那应该叫soul mates,灵魂伴侣,伙计!”




 




“嘿,我说伙计们……” Ethan想要制止这听上去越来越奇怪的讨论,但是他的队员们依然那么难以掌控。




 




后来Ethan知道了关于Vesper的一切。




super spytwins,他想,其实大概每一个“我们”都是一样的。




保护全世界,却会失去自己最爱的那个人,看似无所不能,但其实没有人比我们更清楚无能为力的滋味。




 




4.




那一夜James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他西雅图的家里。Ethan举起枪打开房间的落地灯时,他正站在窗前喝酒,身后是一轮满月。




 




赤脚踩在地板上的Ethan走到他跟前,他闻起来像发霉的威士忌。Ethan夺过他手中的酒杯:“别客气,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




James抓住他手臂的一瞬间,他本能的想要反抗,毕竟被一个英国特工如入无人之境般破门而入已经让他非常暴躁,然而James紧紧的抓住Ethan的手臂,就像溺水的人抓住浮木,他浅蓝色眼睛里血丝密布,他说:“我知道在莫斯科发生了什么,我知道IMF,我知道你的部长死了。”




 




他明白那个眼神,那种反复追寻答案而不得又无能为力的绝望。太熟悉了,他想,就像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那么你还想从我这里知道些什么,James?” Ethan轻声问,轻的几乎像是一声叹息。




在明亮的月光下,James的眼睛像一片高纬度的海,鼻尖额角细密的伤口,还有流着血的嘴唇让这张刚毅的面孔显得脆弱不堪。




他说,像是某种奇怪的祈求:“告诉我你是如何面对的,how did you deal with that?”




 




“她死了。“这是个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Ethan低声说。




他将枪丢在地上,金属滚落在地毯上发出微不可闻的声音,抬起手来用拇指滑过James嘴唇上凝固的血迹。




他说:“我们不去面对它,我们好好睡一觉,然后活着的人继续活着,死去的人上天堂,James。”




下一秒钟,被他将脸颊捧在手里的英国特工,那副困兽般的模样倏然消失,他抓住了Ethan在他唇边游弋的手,轻轻亲吻他的指尖。他抬起眼睛盯着Ethan,格外别有用心的暴戾天真,他的声音很低,像是从喉咙里滚动出的低吟,他说:“ Good for them,Ethan.”




 




他轻轻的将另一只手臂环绕着他的肩膀,安抚似的抚摸着他的背:“Don’t worry, James. There will always beanother one.”




他盯着他,像在狩猎的猫科动物,蒙着一层冰的蓝眼睛,尖锐锋利。Ethan有种错觉,他觉得自己遭到了某种意义上的侵犯,他觉得自己应该反抗,或者说应该将对手制伏。




 




然而他并没有动。




因为James的嘴唇,比想象中要柔软,有些干裂和粗糙,落在了他的耳畔,随即是唇角。




他轻轻的对他说:“ a British way to say thank you. ”




 




5.




某一天他问Benji英国人是不是都喜欢用亲吻表达谢意。




Benji说:“哦天啊别闹了我们又不是意大利人,她多半是想和你上床,Ethan!”




“是他。”Ethan有些尴尬的纠正。




“What the……”Benji话锋一转,“ is THAT James Bond we are talking about?”




Ethan不置可否。




 




“和他发生过关系的人都会死,也许这是为什么他让你全身而退了。” Benji像个权威专家发表总结性发言一般神圣不可侵犯的说。




 




6.




他们有很久没有再见面,他在世界各地寻找Syndicate的踪迹,而James大概也在做着相似的事。




有时他会想,也许这是一种完全自由的关系,如果,他可以被称之为关系。




不存在责任与义务,不需要保护或被保护,完全的自由。




 




7.




那辆银灰色的阿斯顿马丁在停满黑色公务车的停车场上显得格外醒目。




Ethan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有些期待见到James,还是不希望遭遇这么难缠的对手。他还没来得及得出这个问题的答案,便已看见倚在走廊墙壁上的James,他那双浅蓝色的眼睛里浮动着深深浅浅的,藏也藏不住的情绪。




 




他笑着朝他举起酒杯说:“ It’s been a while.”




Ethan耸耸肩膀:“我不想让你为难,James,我会,且一定会达到我的目的,我相信你一定能猜到我要做什么,我需要和你们的首相谈谈,我不会伤害他,我保证。当然保卫国家安全是你的工作,我不会让你为难。但是我希望你能理解,如果我不得不把你打昏,我很抱歉,我并不想伤害你。” James盯着他似笑非笑,Ethan有些不自在的补充了一句:“顺便说,车很棒。”




James缓缓朝他走来,微微摇晃着手中马蒂尼,令Ethan有些疑惑的是他似乎对他所说的一切漠不关心,他对他说:“我很想看看那些面具。”




 




Ethan Hunt有些疑惑的挑了挑眉毛。




举着马蒂尼的James Bond学着Ethan的样子也怂了怂肩膀:“我不关心首相,我为女王效劳。给我看看你的面具,我也许能给你提供点建议,Ethan。”




 




Brandt的声音忽然在耳脉里响了起来,一如既往的焦虑:“Ethan,你在哪儿,我们已经就位了。”




Ethan低声回答:“正在和我们在MI6的朋友聊聊,Brandt。”




“MI6的朋友?我们在MI6没有朋友!我们马上就也要被MI6通缉了!看在上帝的份上!”




Ethan有些绝望的闭上眼睛向Brandt解释道:“It’sJames, Brandt, just calm down.”




“James, What James? IS THAT JAMES BOND THE 007? Ethan你不是在拍好莱坞间谍电影!他不是什么朋友,他是英国特工,英!国!特!工!而我,以及你,正在绑架英国首相!他们国家的首相!”




“我会马上和你联系的,冷静点,Brandt。” Ethan切断了耳机通讯。 




 




James Bond站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像绅士教科书一样,蓝眼睛里满满都是笑意。




Ethan Hunt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口,沉着优雅微笑着,是任何人都无法拒绝的,专属于Ethan Hunt的微笑。




他问他:“如果是这样,你又为什么会在这儿呢,007?”




 




他回答:“因为你在这里,所以我也在。”




 




8.




这一次他离开伦敦时接到了他的电话。




他说也许下次可以一去去看歌剧。




他笑着回答:“这是个好主意,James,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托斯卡。”




“其实我更喜欢图兰朵。” 他也笑了,“和你一样。”




 




 




THE END.




 




 









  26 6
评论(6)
热度(26)

© Asuka千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