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ka千帆

In me, the Tiger sniffs rose.

 

《One Last Time》the END

1.

他们在伦敦第一次完整的观看这部电影,在漆黑一片的电影院中,瞬息万变的光影将整个中土世界投影在银幕之上,电影结束时他听见身后有人在抽泣,他转过头去的一瞬间,忽然意识到原来身边Orlando的眼睛也是湿润的。

 

他很想笑着跟他开个玩笑,比如说什么“别哭鼻子啦,老爹就在你身边”之类的,那种在媒体面前说过不下几十次的玩笑。

 

但是最终,他什么都没说,Orlando的肩膀贴着他的肩膀,他几乎能够听见他的呼吸声。

屏幕渐渐暗了下来,观众在为屏幕上浮现的那些名字鼓掌。Orlando忽然侧过头来像是在对他说,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他说:“那年我只有21岁,而现在我已经37岁了,人生可真像一场梦。”

 

一定是一场美梦,他想,可是他什么都没有说。

 

琥珀色眼睛的英国人穿着笔挺的西装,却像个小男孩一样蜷缩在电影院的座位里,在电影院昏暗的灯光中,他看起来格外年轻,几乎和屏幕上那个金发精灵一模一样,在暗处都在发光的漂亮。他忽然笑着用手肘顶了顶他的手臂,他说:“Hey,你21岁的时候在做些什么呢?dad?”

 

他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屏幕仔细想了想,随即他转过头来,盯着那双湿润的棕色眼睛认真的说:“21岁的我,正期待着在电影院里遇见21岁的你啊。”

 

2.

他叫他Orly。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叫他Orly。

他说不上来究竟谁可以谁不可以,但是他很清楚的知道——他可以,在他面前他是Orly。

 

3.

 

他们并肩坐在新西兰的拖车里,化妆镜上贴满了宝丽来照片,Orlando熟练的戴上Legolas的隐形眼镜,这是他们开始变身为精灵的重要瞬间。他一边趁着化妆师还在整理假发多吃几口三明治一边接过助理手中的咖啡笑的很甜,他眯起眼睛像只懒洋洋的猫,朝身旁已经粘好耳朵的Lee吹起了口哨:“人们会爱上你的,精灵总会不知不觉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记住我说的话。”

 

他指了指镜子里的自己笑着说:“不,人们会爱上他,而不是我。”

 

Orlando仰着头大笑了起来,他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说:“I’ve been there before,buddy.”

 

他有些害羞试图解释:“我从来不会穿着银色的长袍也没有金发,我的眼睛并不是漂亮的冰蓝色,我也不会每天刮胡子。”

 

Orlando拍了拍他的肩膀,只有在特定的某些时刻,他才会真正意识到在二人之间他才是年长一些的那个。他说:“相信我,这个世界上也许只有我能够理解你现在的感受,你的期待和不安,我都曾经经历过。你该相信我说的,人们会爱上你的。”

 

他有些不解的问:“为什么,他们不会失望吗?”

Orlando笑着回答:“他们接受了我的莫西干头,就会接受你的胡子,这都不是问题,亲爱的。重要的是,”他指着镜子里的Lee说,“他只是人们认识你的途径,你值得他们去爱,他们就会爱你。”

 

化妆师为他戴上假发,小心翼翼的粘好尖耳朵,他们低下头来翻阅着今天的剧本,过了一会儿,精灵王已经整装待发,服装助理为他提起金色长袍的下摆,他向门外走去,Orlando忽然朝他挥了挥手,笑容灿烂像消融冰雪的春天。

 

他说:“我喜欢你眼睛的颜色,不是冰蓝色,是你眼睛的颜色!”

 

4.

那天绿毯首映礼合影的时候,他在他身旁冷得发抖,依然笑的灿烂。

他站在他身边看着绿毯外的人群说:“从来没有在这个季节感受过伦敦的寒冷。”

Orlando点点头,笑着说:“在我记忆里,十二月的伦敦总是这么冷。”

 

他忽然意识到,在他跨越十多年的记忆之中,这是属于他们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5.

采访的间隙,Lilly去换衣服,他趴在他身边看他用手机刷twitter,他指了指他的手机屏幕说:“这个tag真的有些让人难过,OneLastTime。”

“那时候,你也像现在这样难过吗?”他问他,随手把新的自拍发出。

Orlando依然靠在他身边,他们都很疲惫也很放松,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说:“It’s different.”

他问他到底哪里不同。

 

他看着他的眼睛,蓝绿色,在此时的灯光下有些淡淡的灰。

 

“因为现在的我们还会再见,而那时的有些人则不会。”他笑着说。

 

6.

许多年之后,当记者询问起,他星光熠熠的职业生涯中,中土世界所处的地位。

他只是笑着说:“It’s different.”

 

 

 

THE END

 

 

 

 


  185 12
评论(12)
热度(185)

© Asuka千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