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ka千帆

In me, the Tiger sniffs rose.

 

《Slow Dance Forever》之 Lighthouse

《Slow Dance Forever》

之Lighthouse

 

在我生日的前一天,Atobe集团当仁不让的核心,被誉为带领家族企业闯过金融风暴的“头狼”,媒体笔下商业战场上最成功的机会主义者,荣登时代周刊封面“牢牢掌握亚洲脉络的男人”,坐拥这一切头衔当然不让的Atobe Keigo,他把我拉上他的私人飞机,并且拒绝透露旅行目的地。

 

在黎明破晓前,飞机降落在南半球的高原大陆之上,蓝色的大海与赤色的土地,从空中就能看见约翰内斯堡的街道上开满了轰轰烈烈的紫薇。私人机组成员将Atobe准备好的行李放在越野车的后备箱里;机长是我们的老朋友,这是他为我们服务的第十年——我还记得第一次拿到澳网冠军回程的航班降落在成田机场之后,他有些激动的与我合影,那幅照片至今挂在他的书房里,他的小儿子去年报名参加了我的网球学校。今天他送了我们一瓶红酒预祝我生日快乐。

 

Atobe笑着在我耳边说:今年竟然不是本大爷第一个祝你生日快乐呢,Tezuka。

 

我接过他手中的红酒,示意他坐上副驾驶的位子,GPS显示标记着星星的目的地,而他手边的地图亦是留下了密密麻麻的笔记——我想我终于知道他这几个失眠的夜晚究竟如何消遣,我翻阅着那份地图,随即开车上路。

 

我们的终点,是世界的尽头。

 

Atobe Keigo总在对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他的一生都是如此,这并不是他与生俱来的天赋,在我看来这就像是野兽成为百兽之王所需要学习的技能。这是Atobe Keigo作为强者所进化蜕变最终得以具备的实力。具备这种能力的人,他们往往是控制者。我最为熟悉的是赛场上的Atobe。他喜欢控制比赛,无论输赢,以怎样的剧本,比分,方式来赢得最终的胜利。我也有所耳闻,在商业战场上的王者,他有时残忍有时高尚让人琢磨不透,但他最终总会达到自己的目的,并且所有的意外都在他的计划之中。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家伙,他唯一能够与人分享的有限的“控制欲”就是开车这件事,当然,是在他那场一点都不华丽的交通意外之后。

 

在北半球秋意渐浓的十月,我们走进了一场盛大的春天,就连从海上吹来的风都伴随着湿润饱满的花香。Atobe随意打开了音乐,戴着墨镜坐在我身边,他一言不发,仅仅是看着前方的陌生的街道和城市。

 

中年危机总会来的。我曾经半心半意在他失眠的午夜时分提起这个在他的词汇表中一定属于“一点也不华丽”目录下的词语。对于我和Atobe Keigo而言,我们也许永远不会失去向上攀登的欲望,特别是当我们在一起。我们之间一直保持着少年时那种微妙的,被他人称之为宿敌,而我更愿将它称为“羁绊”的东西。我们是彼此的目标,是彼此的激励,所以最终我们成为了一路上的伴侣。

 

二十年过去了,也许是因为从前的我一直辗转在几块相同的赛场之上,时间对于我只不过是一个又一个颗粒无收或者充满收获的赛季。在告别网球的这两年来,我切肤的体会到了时间疾驰而过,对人毫不留情。我越来越感到时光的珍贵,我不想浪费一分一秒,只想与我爱的人朝夕相伴,达成我们共同的理想。

 

然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属于我们共同的理想”已经随着我职业生涯的结束而被束之高阁,未来的我们究竟要走向何处?我们其实并不清楚。

 

而我和他,就像这份涂满标记的地图,我们都不是不知所以便上路的家伙,我们对于目的地固执的可怕。

 

所以我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我知道,这场旅行不仅仅是为了我的生日,而是为了“我们”——因为他和我一样,此时此刻,我们都想要去寻找一些新的东西,二十年前,我们因为各自的梦想而相遇,而今天的我们,应该共同去寻找下一段人生的意义。

 

因为无论有多少个“下一个”二十年,我们总会在一起。

 

我们一路上走走停停,跟着向导穿越南非最大的野生动物园之一,在湖边遇到迁徙的象群与白犀牛,向导说如果等到黄昏之后也许还会遇见狮群。在简单的午餐之后,Atobe重新夺回了方向盘的掌控权,我们一路奔向非洲之南。当壮美的桌山与花海出现在我们眼前时,我能看到Atobe眼中的光芒开始渐渐浮现,那星火微光,渐渐聚集成星星点点的斑驳,在越过好望角的界碑刹那猝然迸发,像能将人点燃般。

 

我熟悉那光芒,因为我的一生,一直都在被这光芒所温暖。

 

他将车停在赤色的石滩上,远处是一望无际蔚蓝的大海,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熙熙攘攘的游客们渐渐散去,安静的几乎能够听见风吹过海面的声音,他眯起眼睛看着远处。

 

他说:你知道我害怕什么?Kuni。我害怕安逸于幸福,会忘了其实我们是喜欢冒险的家伙。

 

他转过头来看着我的眼睛。他的眼睛,像慵懒却危险的豹,即便是破洞百出也是极其致命的掠食者。在他的注视之下,我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不可救药的依恋与软弱,唯一可以像他敞开的那部分自我。

 

我被他眼中的光芒洞穿,点燃,想要成为点亮这光芒的人。

少年时,就是这样的他吸引着我想要去尝试汲取温暖。

 

他笑着,一如二十年前,明亮,嚣张,英俊,动人。

 

他说:我爱属于我们的那座岛,可是我更爱这我们还未征服的大陆与海洋,我和你,我们在一起,这整个世界都是我们的,Tezuka。

 

这样一个未来,Tezuka,这是本大爷送你的生日礼物,还喜欢吗?他说。

 

二十年过去了,我想,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究竟能有多爱一个人。因为这个叫做Atobe Keigo的家伙,一直都在刷新他自己所保持的这项纪录。

 

我还记得他曾经说过,我们都是被天空与梦想所折磨的人。

而二十年之后,我们站在世界的尽头,天空像梦想一样触手可及。

 

在黄昏降临时,我们开始向世界的尽头攀登,我们一起。好望角的老灯塔俯瞰着大地之角,在它身后是一望无际的海洋。灯火波动奔流,微风吹过身边的灌木,能听见海浪冲刷着礁岩的声音。港口和船只的灯火,像悬浮在茫茫暮色中的旧梦。绕过老灯塔,目之所及之处就是延伸至海洋深处的海角,在海角的尽头,就是那漂浮在海上的灯塔。

 

我回过头向他伸出手,Atobe一边抓住我的手一边说:要勒令Yuushi那家伙关掉诊所来做本大爷的私人营养师,要恢复网球课,要保持身材,对中年危机诸如肚腩等严防死守。

 

我还没来得及挖苦他两句,就被他用力拥在怀中。

太阳像滚烫的火球沉入在晚霞映衬下呈现出瑰丽的紫色大海之中。

他的背后是一望无际的海洋,与在暮色中沉沉浮浮,忽然被点亮的灯塔。

 

他在我耳边说:也许你并不知道,Kuni,对于我来说,你就像大海中的灯塔。你的光芒就像家。而你永远都会在那里,无论暴风骤雨,你永远都沉浮在海上。因为你相信我,你相信我总会找到你的方向。

 

In storm you save me, in peace you guardme. 

 

生日快乐,我亲爱的。

 

天地潇潇,我忘记了所有。

 

二十年过去了,我想,我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究竟能有多爱我。因为这个叫做Atobe Keigo的家伙,一直都在刷新他自己所保持的这项纪录。

 

Lighthouse

 

The END

 

 

 


  33 3
评论(3)
热度(33)

© Asuka千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