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ka千帆

In me, the Tiger sniffs rose.

 

《Slow Dance Forever》之 Fearless

Slow Dance Forever

之 Fearless

 

在我人生不算漫长的三十多年中,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庞大的恐惧。

 

我, Atobe集团当仁不让的核心,被誉为带领家族企业闯过金融风暴的“头狼”,媒体笔下商业战场上最成功的机会主义者,荣登时代周刊封面“牢牢掌握亚洲脉络的男人”,等等等等。当然,这些头衔都没有本大爷的名字来的响亮。

 

我,Atobe Keigo,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庞大的恐惧。

 

拨通Oshitari电话的瞬间我就后悔了,但是这家伙作为一名合格损友,接通我电话的速度总是格外快。他一成不变的使用十月专属昵称来称呼我:“嘿,我说禽兽景,有什么事找我?”

 

我没有浪费时间和他胡扯,开门见山直奔主题:“Yuushi,本大爷不知道要送什么生日礼物给Kuni。”

 

Oshitari显然没有感受到我声音中已经在竭力传达的恐惧,他说:“哦,我说,大少爷,你每逢情人节,纪念日,七夕,青学冰帝校庆,法网夺冠周年庆,彩菜妈妈生日,Tezuka肩伤痊愈日,都要打电话来咨询我的意见,我觉得应该让你支付我一笔私人感情顾问费。”

 

我没有理会他的调侃,一边透过落地窗留意Tezuka是否开车来找我一起吃午饭,(今天是Pizza Saturday,适逢本大爷加班,他一定会带着一张Pizza来办公室找我,坐在我的办公桌上翻一翻最近公司的报告。刚退役的时候他决定要潜心修行厨艺,但最终还是说服了自己:煮熟意面并会使用烤箱比较是他的风格)一边焦虑的用高中毕业那年Tezuka送我的钢笔在行事历上反复写着他的名字。这支钢笔已经伴随我很久了,Tezuka不止一次将它带回慕尼黑的手工店里更换笔尖。它一直都在我的办公桌上最特殊的位置,我不记得自己用它签下过多少改变世界的合约。

 

我对Oshitari说:“Yuushi,我说真的,我不知道该送他什么。”

 

Oshitari(一定是一边吃着沙拉一边)说:“小景,我觉得以你和Tezuka的关系,你可以直接问一问他需要什么?你知道,我的意思是,你看,你们在一起已经快要20年了。”

 

“我的天啊。”我回答:“我们在一起已经快要20年了,我居然还不知道他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或者你换一种方向思考这个问题,小景。”我的“私人感情顾问”在电话里神采飞扬,透过电话我都能感受得到他洋溢的八卦之情。“也许Tezuka也会遇到这种瓶颈。”

 

我毫不华丽的翻了个白眼,我相信电话另一端的Oshitari Yuushi一定感受得到我华丽的白眼的力量:“我向你保证,Tezuka Kunimitsu决不会遇到相同的问题,因为Tezuka Kunimitsu去年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处心积虑,千方百计,送了本大爷一座岛,一,座,岛,一!座!岛!”

 

“听你这样说我就明白了,所以这是你们之间的竞争。从国中到现在,从球场到恋爱,你们其实一直都是对手。每年十月就像你们跃跃欲试的战场,或者说更像是你和他之间的比赛与竞争,究竟谁送出的礼物让对方更惊喜……。”Oshitari说的头头是道,可我却不耐烦的将他打断:“笨蛋,才不是什么对手和比赛,本大爷只是想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他,因为他带给了我数不尽的幸福。”

 

Oshitari立刻没了声音,过了一会儿他咬牙切齿的说:“我觉得你只是来我面前秀恩爱的,Atobe Keigo。”

 

我二话没说挂断了他的电话,因为在初秋明媚的日光下,我爱的人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和牛仔裤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之内。透过办公室的落地窗,我从高处看着他站在人行横道前,在人群中,我只看到他。

 

我有时候也会想,究竟什么是爱情。是青春期懵懂的憧憬,还是人类为了繁衍生存所产生的化学反应。而究竟是什么吸引着我,吸引着他,让我们在一起度过了将近二十个春夏秋冬。

 

即使是我自己,回望我们走来这一路,也会觉得不可思议。少年时代的我算不上一个招人喜欢的家伙,我不是说那些山呼海啸的崇拜者,而是本质深处,我用傲慢和强大的力量掩盖着内心深处的不安。我不会用正确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感情,我的方式不是过于直接就是特别迂回。我竖起一身尖锐的刺,或者用Tezuka的话说——是一身孔雀一样华丽却让人不敢碰触的羽毛,将别人拒之于千里之外。

 

我曾经反驳道,你又能比我好到哪里去?被称之为Tezuka领域的东西,就像是一场台风,而你则是安静的风暴眼,所有人的世界因为你天旋地转,而你却嵬然不动。

 

人在少年时,总有一种飞蛾扑火,玉石俱焚的悲剧气质。当年的自己,以为那就是人生的痛苦,而当我们真正经历了痛苦才明白,那些不过是少年时生活安逸,又不知天高地厚所衍生出的浮躁。

 

而我始终记得,那个叫Atobe Keigo,被关在华丽牢笼里的男孩子,是因为怎样的一句话而一夜长大的。

 

即使我已经忘记了我们究竟是因为什么而争吵——也许是因为报考不同的学校,也许是因为我执意要他陪我去参加母亲的生日茶会,也许是因为他向我隐瞒肩伤未愈的实情。我依然记得那场争吵之后太阳穴酸胀的疼痛,紧握的拳头指甲陷进手心,胸膛内急促的心跳,以及Tezuka低着头站在我跟前,一言不发倔强的样子。

 

那是他轻而易举就能激怒我的样子——微微侧过头去不看我的眼睛,嘴唇抿成坚毅的线条——我尝试伸手去扳过他的肩膀,而他却忽然抬起头直视着我,像是透过表层直至灵魂,让我几乎有些招架不住。

 

他对我说,一字一字:我不想这样下去,彼此相爱却要彼此折磨,如果我们不能幸福快乐,那在一起又有什么意义。

 

这一句话,直到现在依然时常回荡在我的脑海里,它成为了我的指南针与试金石。它成为我的目标,我的动力,我的初心。

 

Oshitari也不一定能够明白这种感觉,在别人的眼中我们更像是宿敌,而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我们是一个无法分割的整体,只有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才更强大,才能够去对抗来自未知人生的挑战。也许剔除掉所有浪漫的因素,“在一起会更强大”也是吸引我们相爱的理由,这让人充满希望,让人感到安全。

 

现在,我们拥有了被别人称之为家庭的东西,他在球场上的荣誉,我在商场上的成绩,像保护我们的外墙。而真正强大的,就像树的根,就像果实的核,真正让家庭坚不可摧的是内在的东西,是我们两个人不可分割的决心。

 

你看,当年那个擅长看穿对手,激怒敌人的男孩,还有那个一言不发最擅长冷战的男孩,在漫长的时光中,像尝试撬开贝壳的龙虾和保守自己秘密的珍珠蚌,他们成为了彼此的消磨时光的好伴侣。

 

Tezuka走进我办公室的时候带着秋天的气味,具体来说,是阳光晒过的衬衣和AT47 Island裹挟着胡椒香肠pizza的味道。他把pizza放在我的办公桌上,撑着桌子坐在桌沿。退役后一直保持良好的运动习惯,又没有力量性训练的压力,Tezuka显得比运动员时期还要清瘦了些,我有些不满的扶着他的大腿,凑上前去和他接吻。

 

在一起将近二十年,最显著的变化也许就是接吻时的Kuni。初吻时一直低着头让我狼狈的不知该不该继续;而现在的他会扬起纤细的脖颈,伸手抚摸着我的颈后与肩胛,亲吻我,鼓励我。

 

在吻的间隙,他伸手摘下了自己的眼镜,阳光透过落地窗落在他脸上,还有那再熟悉不过的笑容,我一直渴望拥有,守护的,淡金色的笑容。

 

嘴唇轻触的瞬间,他对我说:“Keigo,生日快乐。”

 

那一瞬间,我脑海里那所谓的恐惧似乎就随着他的笑容灰飞烟灭。

 

你爱的人,就像你一样,他所期待的只不过是一句简单的祝福,因为世界太小了,而我们的梦想太大,能给予他最好的就是一个更好的自己。

 

而在通向完美的道路上,本大爷一直在狂奔。

 

Slow Dance Forever

Fearless the End

 

PS:

那天晚上我问Kuni,今年准备送本大爷什么礼物。

他一边全神贯注的看网球赛的转播一边说:我觉得那座岛至少可以保持你三年到五年的兴趣,这样我们谁也不用面临选不出生日礼物的焦虑。

我强忍心中窃喜追问道:还是很难想象你这家伙焦虑的样子呐。

Tezuka头也没回利索的说:中年危机总会来的,Keigo。

 

于是我换了枕头藏了睡衣数起了网球,直到半夜也没睡着,除了梦见自己长出了肚腩,本大爷还未从此焦虑过。

 

 


  30 1
评论(1)
热度(30)

© Asuka千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