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ka千帆

In me, the Tiger sniffs rose.

 

《Resident Evil》part II

1.

那是一个满月的午夜,月亮很低,像一枚铜币垂在天上。宗像在离Homra不远处的十字路口埋下了那个小小的铁盒。黑猫的骨骼,宗像的血以及周防的戒指。他念咒语的声音很低。交通灯发出刺耳的噪音,宗像点燃一支香烟等待着。空气中忽然飘来刺鼻的硫磺味,金色眼睛的周防尊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他的视野之内。

 

宗像笑着将烟蒂碾灭在雪中,他说:阁下即使死了也是个大麻烦。金色眼睛的恶魔栖身上前,他笑着说:从第一天坠入地狱,我就在等待你的召唤。Munakata。和恶魔做交易要以吻封缄,你是知道的吧。

 

宗像闭上眼睛,他抚摸着周防捧着他脸颊的冰冷的手:这就是我想与你做交易的理由。Mikoto。

 

2.

 

而周防尊尝起来就像他喝的酒,辛辣中带着一点点发酵的霉味。他沿着宗像的下颚一直亲吻至他的耳廓,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因为他的手心冰冷,而嘴唇灼热。他问他:告诉我你的愿望,你心底最想要的东西。然后将你的灵魂交给我。

 

宗像笑着追吻他的嘴唇,像遵循着欲望腥甜气息的野兽,周防紧紧抓着他的腰,禁锢着宗像,也在禁锢中心中破笼而出的野兽。在昏黄的路灯下,远处城市的街灯沉沉浮浮,宗像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像褪色的象牙,周防无法控制自己在他脖颈清晰的血管处印上自己的记号,他们像两个掠食者,不再是王,不再有剑,只剩下一簇毁灭的火焰。

 

他说:我想要你。

 

周防低低的笑着,笑声落在宗像颤抖的心头,像坠落在干涸麦田的大雨。他说:我会陪伴着你,在黑暗的边缘,在黎明的尽头,在每一个寂寞的长夜,就像我活着的时候那样。

 

他说:可是那并不足够。

 

他凑到他耳边,舌尖挑逗着敏感的耳廓:当你找到了你的大义,当你取下头顶的荆棘王冠,Munakata,我会杀了你,吸干你的鲜血,吃掉你的骨与肉,将你金色的灵魂困在我的囚笼之中,永生永世,一个千年又一个千年。

 

他问:为什么不是现在,为什么要等。

波澜不惊的面孔之下掩藏着只有同样强大的人才能听出的不安。

 

周防尊急切的亲吻着他,趁着那地狱的青火尚未熄灭,他说:你为了这个世界将我斩落,Munakata,我想,那是因为它值得。为了我,让它变得更好一些。当它变得强大,当你像我一样,不再被它需要,当你像我一样,被这个上面的世界所抛弃,到那时,再来到我的身边。到那时,我会为你献上一整个下面的世界,即便是地狱,也会臣服在我脚下。

 

远处繁华闹市霓虹沉浮,他们接吻直至凄冷深宵,抵死缠绵时飘起冷雨细雪。

破晓将至,只剩下一座孤城。

 

 

3.

 

他独自站在悬着剑的苍穹之下,而他站在亿万年的时间荒野中央。

他是上世界的青之王,用青星与大义斩断这旧世界。

他是下世界的赤之王,以火燃尽地狱诸鬼登基为王。

他为了他们的过去,他为了他们的未来。

在上世界相杀,在下世界相爱。

 

4.

 

青之王的剑隆重的悬在空中,过去了整整十年。

 

金眼睛的恶魔总在午夜时分出现,有时他们接吻,做爱,直到长夜将尽,像从前一样,一起抽一支烟。也有时,周防会在日落时分浮现在人群中,静静跟随着青之王,跟随他穿过城市中心人流汹涌的地铁,跟着他行走在城市夜色游离的边缘,有时他只是站在门前静静凝视着伏案沉沉睡去的青之王。

 

而他总知道他就在他身边,若有若无的硫磺味,以及那一种感觉,一种被舔舐灼烧的感觉,从心底蔓延至四肢百骸。

 

他说:也许有一天,你会将我忘却在漫长的时间之中。

 

那一年夏天,他在地铁站遇见他,最后一班空空荡荡的地铁,他叼着一根香烟走进车厢,金色的眼瞳像在燃烧,他紧挨他身边坐下,把手臂绕到他背后,放在椅背上,像是一个满不在乎的拥抱。他很疲惫,像一簇即将熄灭的火焰,火星四溅,带着烧焦的灰尘的气味。他们在沉默中走回宗像的公寓,天空中飘着零星的雪,房门被打开的瞬间周防像捕猎的野兽,将宗像推到走廊的墙边,凶狠,迅猛,毫不留情,啃噬着他的皮肤,仿佛尖牙能够刺透血管,直抵骨骼。

 

宗像抚摸着他脖颈与肩胛骨交叉的那一小块肌肉,任凭红色的像火一样头颅在自己的颈间留下刺痛的痕迹。

 

他说:带我下地狱吧,Mikoto,就是现在,不要再等了。

 

他笑着,黑夜迸裂的城市霓虹透过百叶窗落在宗像的身上,他看上去像一张腿色的旧照片里走出的记忆,唯有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眸流淌着栩栩如生的颜色,他的脸颊上还留着湿润的吻痕,因为欲望的灼烧而涣散的瞳孔,即便如此,他依然像一个危险的掠食者,连紧抿着的嘴唇的弧度都藏着惊人的力量。

 

周防想,他是如此幸运,能够拥有这样一个无价的宝物,不择手段也要据为己有的宝物。

 

亲吻湿润,舌尖滚烫,欲望的电流流窜在彼此的身体里,他毫不犹豫将自己埋在那具紧致却洞开的身体中,宗像在他耳边的喘息声,能够让他熬过地狱的一千年。他知道,他是深埋在他心底的那个恶魔,此时此刻,今生前世。

 

他亲吻着他渗出眼泪的眼角,低声说:耐心点,亲爱的,让我先带你去天堂。

 

5.

 

他一次又一次进入他的身体,像一场饕餮盛宴,而此时此刻,看上去像是在享用猎物的雄狮,其实也在被他的猎物所享用,每一次势均力敌的撕咬,每一场你死我活的绞杀。

 

他在他颈间留下亲吻,在肩膀留下齿痕。

 

Almost there. 他在他耳边呢喃。

 

宗像知道,他所期待抵达的不仅仅是白炽的高潮,还有在地狱滔天火焰之中,那座下世界的王座。

 

 

6.

 

他醒来时,天空飘着细细的雪,电视机不知何时被打开,新闻里反复讨论着这场盛夏的雪。他眯起眼睛看着阴沉的窗外,胸前的吻痕依然滚烫,就像被打下的烙印。

 

当人间下雪时,燃烧着赤焰的地狱大门便悄然敞开,他知道他即将离他而去。

他压下身子亲吻周防的太阳穴,一个轻轻的吻。他的恶魔依然沉睡,他在他耳边轻声说:生日快乐。再见。

 

7.

他离开时,天地间已是白茫茫的一片

临行前他与他拥抱,在他耳边低声说:下次再见,我会亲手杀了你,就像你亲手杀了我那样。Reisi。

 

乐意之极。他笑着回答。

 

笑容艳丽如滚落在雪地之上顺着刀锋滴下的鲜血。

 


  55 3
评论(3)
热度(55)

© Asuka千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