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ka千帆

In me, the Tiger sniffs rose.

 

《We Remain》

Chapter 5. 国王的承诺

 

Legolas尚年幼,某个春季的午后,他守在国王议事厅的门口,怀里抱着一只受伤的海鸥。他懂事的在门外等待着国王,议事厅门前的侍卫踌躇着是否应该打断国王的会议,通知他王子来了。海鸥被一支毒箭射穿心脏,乌黑的血迹染脏了王子的衣裳。

 

映入国王眼帘的是怀抱着海鸥的王子,Thranduil一直以为,这是一个预兆。

 

深入内陆的海鸥,被射落在密林层层的蛛网内,由偷偷溜出宫殿的王子救下。洁白的大鸟奄奄一息,王子焦虑的将它交给国王,那双蓝色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信任和依赖。海鸥为何会远离大海,跨越千山万水深入内陆来到精灵的国度?这是来自西方的召唤?还是预示着精灵西渡的命运就像迷路的鸥,谁也不知道究竟彼岸是何处。

 

Legolas紧紧抓着国王的手臂,担忧的说:Ada,它在流血。

翡翠宝石点缀在他银白色的王冠上,密林王子的第一支王冠,由远古的宝石打造。

Thranduil牵起Legolas的手,带他走到宫殿之外那棵高大参天的山毛榉树下。海鸥的尸体渐渐冷却,他让Legolas抚过海鸥的翅膀。

他说:这是死亡,我的孩子,你碰触它,是冰冷的,你能感受到它,让你哀伤。这个世界上,死亡比比皆是,所以我希望你学会面对它。

Legolas有些茫然的将手心贴紧海鸥的羽毛,他仰起头来看着Thranduil:可是我们是永生的,对吗?我们永远也不会死。

 

Thranduil亲吻Legolas额际的金发,什么都没有说。

 

那个午后,父子两人将那只死去的海鸥埋葬在树下,他们沿着花园的边际散步,偶尔有闯入王室禁地的小鹿与野兔,机灵的站在远处凝视着他们,金丝雀开始窃窃私语,火红色的晚霞从地平线上升起。宝蓝色的蝴蝶落在国王的王冠上,年幼的王子趴在父亲肩头试图捕捉那些华丽脆弱的昆虫。Thranduil宠溺的将Legolas抱在怀里,小王子树叶般芬芳的金发蹭在他的唇边,夜幕悄悄降临,星光落在他们身上,散发出冷冷的光芒。

 

Legolas忽然扶着他宽宽的肩膀,在他耳边说:死亡是消失,就像,就像我以为伸手就可以捉到蝴蝶,而最终它们总会飞走。

 

他说完,便伸出手紧紧抱着Thranduil,他的声音带着一股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哀伤:所以不要消失在看不见的地方,因为那就像死亡一样,冰冷又哀伤。

 

那一瞬间,Thranduil似乎又能感觉到拿铺天盖地的烈焰,龙的嘶鸣,半兽人的吼叫声,还有尸体钝重的跌落在地上的声音。在一望无际的战场上,他的父亲消失在群山深处,他亦消失在那炽热火焰的深渊中。从那之后,他一直觉得,他头顶的王冠是一座萦绕着死亡的空王冠,直到他的绿叶降生,它才重新绽放出春华秋实,填满了他空洞的生命。

 

Legolas。他在唇边轻轻的念着他的名字。

 

他不曾像他的孩子这样幸运,他在依然是王子的时候也体会过死亡。然而那死亡并非来自断翅的海鸥,而是来自自己所爱的人。他曾在战场上,在尸体的海洋之中徜徉,寻找着自己的父亲以及自己的爱人,他也曾碰触过死亡,他们的身体是冰冷的,你紧紧拥抱着他们也无法让冰冷的躯体回暖,即便问遍诸神也无法阻止那种“消失”。你甚至能够感受到他们胸膛里的心跳紧贴着你的胸膛,隔着盔甲,越来越微弱,直至彻底消失。

 

直到Legolas成年,他成为了密林精灵战士的领袖,时间飞逝,Thranduil偶尔会端详着自己的盔甲出神。和平太久也会让人不安,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个世界际遇的起伏,注定了历史不断的重复。这个王国的一切似乎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与世隔绝,像一棵生长了千百年的参天大树。在他的庇护之下,他的孩子平安长大,正跃跃欲试,等待着属于他自己的一页历史。

 

国王手边的酒杯滚烫,密林的冬天格外漫长,Legolas压低脚步声想给父亲一个惊喜,而还没等他拥上父亲的肩膀,Thranduil已经转过身来拂去了他额边的雪,他说:你的气息沉重的像半兽人,Legolas,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让你如此疲惫?

 

Legolas将弓箭挂在墙上,笑着说:没有什么是我解决不了的,Ada。只有一小队半兽人擦过我们的边境。他微微蹙起眉:可是最近那些家伙越来越多了,几乎每天都会出现。

 

他笑起来依然像个孩子,Thranduil想,他为Legolas倒了一杯酒,示意他过来。国王亲手为他卸下肩甲:这个世界的命运起落无常,邪恶已被遏制了太久,终将会迎来爆发的那一天。

 

小王子炫耀似的抽出背后的双刀。他一边握紧了刀柄一边侧过头去对国王说:我想要像你一样,Ada,亲手击败它。

 

每一个孩子都是这样仰望着父亲。那双蓝色的眼睛里就像藏着星光。

 

王子仰起头来,笑容像中州最美的春天,他对他的国王说:我希望我的国王再也不用穿上盔甲,因为这个国家和国王,都可以由我来保卫。

Thranduil轻轻眨了着眼睛,他伸出手捧着Legolas的面庞,瞬间的沉默就像千年时光缓慢的流淌。他低下头去低声问,声音像珍贵的丝绒:那国王该做什么?我的孩子。

 

王子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儿,笑着回答:等我回家,永远和我在一起。

精灵是不会轻易许诺永远的,因为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永远两个字的沉重。但是Thranduil郑重的点了点头。这是国王的承诺。

 

TBC


  53 4
评论(4)
热度(53)
  1. Tracyyy长安Asuka千帆 转载了此文字
    forever of the Elves

© Asuka千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