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ka千帆

In me, the Tiger sniffs rose.

 

《BLEED》Chapter 1. the DRIFT

Chapter 1. the DRIFT

 

Kaiju登陆以来以环太平洋国家遭受冲击最大,红海登陆之后,多国签署联合作战宣言,集中一切资源开发人形机甲计划,选拔驾驶员,但直到今时今日,机甲可以量产,但驾驶员仍是稀缺资源。

 

Blaser已交付给临沂号一段时间,杨锐的计划是让顾顺登舰就与李懂进行通感测试,李懂也已做好准备。近来太平洋海底裂缝极不稳定,南海舰队余部如遭遇新一轮Kaiju登陆,几乎不堪一击。然而香港已是最后的门户,不能,不可亦不准再退后一分一毫,机甲作战是最后的也是唯一的希望。然而就在顾顺李懂松开握紧的手,准备进入控制室开始通感测试时,临沂号忽然警报大作。顾顺还没反应过来,杨锐先下达了命令:“李懂,你带顾顺去领装备,随时在机甲控制室待命。如果有必要,随时准备出击。

 

顾顺不由神色一凛。

 

李懂干净利索的向杨锐敬了个军礼,一边示意顾顺跟上来,一边走进更衣室替他打开了4号柜,拿出黑色的机甲作战服:“以后你的装备都在4号柜。”

 

警报的声音依然在持续,更衣室的墙壁上悬挂着战事钟和监控器,随时更新警报等级。他们看着护航的机队起飞了,舰队缓缓出港,外部的一切刺耳喧嚣反而显得这个密闭的空间尤其安静。

 

顾顺一只手接过李懂递来的作战服,另一只手从制服口袋里掏出一条口香糖,小心翼翼放在更衣柜的边上。他扬手脱了衬衫,套上贴身的作战服,李懂默默伸手接过他手里的脊椎甲——脊椎甲像一条长长的脊柱,是链接驾驶员神经与机甲精神元最重要的一块盔甲。这是顾顺第一次登上实战机甲,也是第一次有一个搭档站在他身旁。他一直觉得这块盔甲像某种矫情的隐喻——你必须信任你的搭档,把你脆弱的背后完全暴露给他,让他为你“穿上”这最脆弱也是最重要的一块盔甲。李懂顺着他的脖颈,将这块盔甲紧扣在顾顺的背上,用手掌将其熨平,从发尾一直延伸到尾椎。隔着薄得像一层皮肤的作战服,顾顺甚至能感受得到李懂指尖冰凉的温度。他一边拿出一条口香糖递给李懂,一边问:“怎么了,你这是紧张?”

 

李懂并没有接他手里的口香糖,他看着顾顺的眼神格外认真:“我没有你们狙击手的习惯,不用了。现在供给很紧张,口香糖你先自己留着吧。”

 

顾顺眯起眼睛把自己的口香糖放回更衣柜里:“我们现在不是狙击手和观察员的关系,李懂,你不用‘照顾’你的主狙。我们没有先后之分。”

李懂刚要解释,顾顺忽然凑近一步,居高临下拍了拍李懂的肩膀:“连更衣柜都给哥准备好了,等会儿完事儿了,记得带着哥去认识认识战友呗。”

 

李懂轻轻点了点头。

 

警报的声音依然回荡在外面开阔的空间里,顾顺盯着一言不发的李懂,他觉得自己好像是饥肠辘辘的猫科动物遇到一只抱着肚子缩成一团的小刺猬。虽然是军人,但说到底也都是年轻人,更何况顾顺一想到眼前这个人会是他最重要的搭档,他不屈不挠的想再贴近一点,更近一点:“你一直都这样吗?容易紧张?”

 

李懂专心致志抱着自己的头盔仰着头看监控,并没有看顾顺,而是反问道:“你见过那些怪兽吗?”

嚼着口香糖,靠在墙边站着的大个子愣了一下:“你见过?”

 

他这问题脱口而出,问出口了却又有些后悔,其实他被通知空降蛟龙一队多多少少意味着一队有战斗减员。他接到的命令是“尽快与一队的观察员李懂完成通感测试,驾驶Blaser执行战斗任务”。虽然谁也没有挑明,但如果罗星还在,李懂又怎么会来与他做通感测试?顾顺算是蛟龙里少有的“独狼”,可他也是个军人,他比谁都明白失去战友意味着什么。

 

李懂轻轻的点了点头,他的眼神太诚恳了,以至于顾顺有些无法分辨他究竟是在挖苦他还是太“乖”,李懂一字一顿地对他说:“你的问题其实都可以留到你与我通感时来自己寻找答案。”

 

不知道为什么,顾顺很喜欢李懂说“你与我通感”的语气。他毫不怀疑自己与顾顺是否可以成功建立通感,就好像他是一本随时敞开任他阅读的书,毫无保留,完整呈现,全然接受,彼此信任。顾顺喜欢这种被信任的感觉,虽然也许这只是李懂作为一个军人,一个优秀的军人对同样优秀的同伴天然的信任。但顾顺还是很高兴,他笑起来会露出一对虎牙,显得比他沉默时更年轻一点,凑到李懂身边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哥有些迫不及待了。”

 

临沂号的指挥中心在一片嘈杂中井井有条的运转。

高云盯着远处咆哮的怒海,眉头紧蹙,他偏过头去问:“确定了吗?”

站在他身后的徐宏立刻回答道:“报告舰长,二代怪兽,已从海地裂缝上升,抵达海平面的时间还有大约13分钟,约30分钟后进入作战范围。”

 

窗外是刺耳的警报,可站在徐宏身边的杨锐却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高云低声骂了一句什么,转过身去问杨锐:“一队的机甲需要多长时间准备?”

徐宏替杨锐回答:“驾驶员已经就位了,机甲弹出的时间是30秒,但是顾顺和李懂还没来得及进行通感测试。”

 

高云扬了扬眉毛,示意徐宏继续说下去。

徐宏看了一眼杨锐,继续说道:“从数据上看,他们两个人稳定成功的几率要大于佟莉和石头,最好的情况是他们通感成功启动Blaser,出击迎敌……”徐宏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道,“如果通感失败,无法启动机甲,怪兽登陆方位不可预测,驾驶员本人也会受到极大伤害……”

 

高云打断了徐宏:“没有失败这个选择。”

杨锐向高云行礼:“蛟龙1队明白。”

安静狭小的控制室内,顾顺和李懂手腕上的通讯器同时响了起来,杨锐命令驾驶员立刻就位,他们乘升降梯从机甲的头部进入驾驶舱。

 

缓缓离开地面,顾顺不由自主的凝视着他的机甲。

没错,是他的。

他不止一次幻想过驾驶机甲迎战怪兽将会是怎样的体验,人类从远古时代就对巨大的神像有着不切实际的迷恋,从爱琴海巨大的神殿柱廊到金字塔,从沙漠中玫瑰色的走廊到马丘比丘失落的祭台,但那一切对神的膜拜更像是人类试图接近神的想象。而机甲却像是神创造的自己,拥有如此庞大的体魄和令人敬畏的力量,它是人类最后的希望,它使人类拥有了反击巨怪的力量。而此时此刻,他面前的Blaser,银灰色的机甲覆盖着红色的机芯,它好像拥有灵魂与人格,静静的等待着被唤醒。

 

李懂轻盈的跃上驾驶舱,他问舱外有些迟疑的顾顺:“它很壮观吧?”

顾顺点点头又摇摇头:“它是个美人。”

李懂忍不住翘起嘴角,他的眼睛里有Blaser机芯蓝色光晕的倒影,他朝顾顺伸出手,把他一把扯上驾驶舱,他说:“来吧,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本事。”

 

在不算宽敞也不算狭小的驾驶舱里,他们比肩而立,Blaser已经完成了硬件启动,机甲的神经元与他们身上的脊椎甲相连,与机体的外部链接初步建立,尖锐的疼痛从驾驶员的脊柱向四肢蔓延。

 

这是进行通感之前熟悉又陌生的刺激,熟悉是因为他们曾与许多人试图链接精神,有些成功了,有些失败了;陌生是因为从未有一个人让他们有这种奇妙的感觉,像狙击枪响起的一瞬间,爆炸声之后白茫茫的耳鸣,却能听到子弹撞针那种细微的声音,通感开始的一瞬间,锥心刺骨的疼痛被一股来自外界的,温暖的,散发着柔光的暖流包裹,疼痛渐渐消失,嘈杂的声音像信息过载一般窜入大脑,随即他觉得自己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除了清晰的像钟摆的合二为一的心跳,回忆像五光十色的涡旋迅速的将他卷入。

 

是别人的回忆,是别人的心跳,是一望无际黑色的愤怒的大海,是同样一望无际焦赤的荒原。

 

一片影影幢幢,他听见一个清晰的声音在他耳边,或者是说在他脑海中响起。

“蛟龙1队机甲Blaser,驾驶员顾顺李懂,通感完成,启动完毕。”

 

TBC

 


  117 6
评论(6)
热度(117)

© Asuka千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