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ka千帆

In me, the Tiger sniffs rose.

 

《BLEED》序

Pacific Rim AU

环太平洋平行宇宙

BLEED

 

 

When you bleed I will bleed with ya. When I bleed will ya bleed with me?

What doesn't kill me only makes me bloody. It goes on and on.

You are here with me through the rise and falls.

Here’s my heart and here’s my blood.

I’mma give you my all.

 

Kaiju第一次在南海登陆时,顾顺还在蛟龙四队做狙击手,彼时的蛟龙四队在中东地区进行Kaiju红海登陆后的撤侨保障。他还没亲眼见过那些Kaiju,却见过这些怪物横行之后的世界。

 

像人类一样,这些被称为Kaiju的巨兽被中东富饶的能源吸引,由红海长驱直入,将城市夷为平地,继续如入无人之境毁灭下一个目标,留下满目疮痍的家园与肆虐的疾病,暴乱的人群与岌岌可危的制度。在Kaiju的红海登陆中,传统军事力量对它们束手无策,国际社会在巨大的恐惧中沉默观望,有些人建起了高墙,有些人躲藏到地底,顾顺像无数战士一样,茫然的在废墟之上甚至找不到可以复仇的战场。

 

顾顺在返航的军舰上看到Kaiju登陆南海的消息,电视信号断断续续,只有一句轻飘飘的说辞:“南海舰队几近全军覆没”,但他强迫自己去想清楚,多少艘舰只,多少架飞机,多少战士就这样毫无意义的牺牲。顾顺紧紧握着他的枪,他是个狙击手——他曾经以为自己天生就是要做狙击手的,因为他是可以改变战局扭转乾坤的神选之人。顾顺经历过很多场战役,过程千差万别,但结局大同小异,到最后他是胜利者,他总会笑着告诉那些仰慕他的新兵:“战场上的子弹是躲不掉的。”然而此时此刻,他无比清醒,从此以后战争不再是战争,而是这些庞然大物对人类的屠杀——就像冷兵器的时代终被枪炮所取代——他最好的兄弟,他的枪,终于也将被这个时代抛弃。

 

他茫然而愤怒,充满斗志却不知所措。

 

Kaiju第一次在南海登陆时,李懂在距离它最近的临沂舰上,他是蛟龙一队的观察员,他与他的主狙乘着俯冲向怪兽的海鸟一号,他们在战斗打响之后不久就用光了所有子弹。曾经他们是这片大海的守护者,是绝对的主宰,他们是这片海域“战无不胜,强者无敌”的传说。然而面对这些肆无忌惮的Kaiju,他们简直就像渺小的尘埃。一架又一架搭载着战友的直升机坠入深渊,一艘又一艘母舰沉入海底,巨大的绝望让他无法思考,这绝望让他几乎忘记扣动扳机,直到他被怒海吞没的那一刻,他无比清晰的意识到,无论如何勇敢与无畏都无法改变战局,是因为他们毫无反击的力量。

 

李懂从病床上醒来时,临沂舰已搭载着南海登陆战的幸存者退守至香港岛,沉默的战舰与起伏的怒海,宛如载着伊甸园的方舟,在短短的几天之内,这个世界已天翻地覆,怪兽登陆与之带来的瘟疫使世界人口锐减,幸存者如游牧民族般疯狂的向内陆迁徙,海岸线囤以重兵维系支柱产业与军工业,重新编号的海特只剩下三只番号,李懂的队长依然是杨锐。

 

杨锐来看李懂那天,窗外淅淅沥沥下着雨,李懂挣扎着想下床敬礼,杨锐把他摁回床上拍了拍他的肩膀。

李懂问杨锐:“队长,罗星呢?”

杨锐以为自己能胜任队长这个角色,然而这一刻真的来临,他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死了太多人,他想,太多太多优秀的战士根本不是踏上战场,而是奔赴一场怪兽名为杀戮的狂欢。

 

杨锐对他说:“打起精神来,为了死去的人好好活着。”

李懂红着眼框靠在床上,紧紧的攥着拳头。他想起罗星在亚丁湾让海鸟一号追着打枪杀船员的海盗,他在直升机螺旋桨的轰鸣声中大喊:他们杀了人绝不能就这么跑了。李懂闭上眼睛似乎能听见那些怪物的咆哮,他抬起头来咬着牙向杨锐点了点头。又过了一会儿,他哑着嗓子对杨锐说:“队长,绝不能放过它们,绝不。”

 

Kaiju在南海登陆后一年,各国集中科研力量开始研发新型人形兵器。最终,由双人通感驾驶的第三代机甲成为全球范围内量产的机型。南海舰队以香港为基地,生产并将机甲投入实战,第一批驾驶员拟由原特种部队余部选拔完成。

 

顾顺第一次见到李懂是在临沂号的机甲控制室外,湿漉漉的晚秋,他跟在杨锐身后踏上临沂号,收起伞抖落一地雨水。

 

杨锐高喊着李懂的名字,站在控制室门外的李懂转过身来,抬头挺胸站得笔直答了声“到”。黑白分明的眼睛和微蹙的眉,攥紧头盔的手还有被覆盖在贴身战斗服下微微起伏的胸膛。

 

“他是来和你做通感测试的顾顺,”杨锐对李懂说,“以前是四队的狙击手。”

 

通感测试要求两位驾驶员通过通感流进行精神链接,从实战数据上看,兄弟或父子,长年共同生活的伴侣或搭档,往往在进行精神链接时优于常人,更能保持机甲性能的稳定。优秀的狙击手与观察员可以在实战中用最短的时间完成身体上的同步,这是在筛选各项数据后选择顾顺与李懂的原因之一。

 

南海登陆后因伤转岗至机甲作战指挥部的徐宏一直惦记着一队。蛟龙一队是最先申请到机甲的突击小队之一——专为海上作战研发的三代机甲,代号是Blaser。杨锐手下属李懂的模拟测试数据最稳定,也许是做观察员的天性,李懂与一队全员的同步率都不低。反而是佟莉和张天德这对“固定搭档”,攻击性极强但不稳定性也极高——高云见过一次他俩模拟舱演习,结束之后舰长拍了拍杨锐的肩膀嘱咐道:“可千万别机甲还没到,就把舰给拆了。”出于私心徐宏将几个队伍的驾驶员模拟数据比对下来,直接要求舰长高云把顾顺调来一队搭档李懂。

 

高云翻了翻顾顺的档案问徐宏:“你有多大把握?机甲现在是稀缺资源,要是这两个临时搭伙的掉链子……”

徐宏跟高云敬了个礼,笑眯眯的说:“舰长,这不是还有我和杨锐么,这具机甲肯定是咱临沂号的。”

 

顾顺盯着一身作战服的李懂,李懂也抬起头来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高大英俊的狙击手。他听说过顾顺,是听罗星提起过,要不是世界末日忽然降临,这两位蛟龙的主狙还有一场比试,争夺委内瑞拉狙击手训练营的资格。俩人互敬军礼之后,顾顺越过杨锐,一把握住了李懂的手:“我是顾顺,听说你以前是罗星的观察员。”李懂身后是高大而沉默的机甲巨兽,是顾顺极度渴望却无法孤身一人征服的人形兵器。

 

“我是李懂。”他盯着顾顺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现在是Blaser的驾驶员之一。”

顾顺握紧他的手,笑着说:“我们的通感测试完成之后,我也会成为Blaser的驾驶员。”

 

李懂微微扬起头,心想这可真是个傲慢的家伙:“那可要看你的本事。”

顾顺笑着回答:“以后有的是机会。”

 

那时他们以为这仅仅是一次相遇,还不知道这其实是人生这场漫无目的寻找的结果。


*Kaiju:怪兽

   痛感流:drift

  137 11
评论(11)
热度(137)

© Asuka千帆 | Powered by LOFTER